首页 > 资讯 > (许归之江言)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_《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全文在线阅读

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

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

vivian

本文标签:

网文大咖“vivian”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许归之江言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张支票因为同一个人,被人用钱侮辱了两次你拿回去吧这样的话,我说不出来看着对面的林木木,林木木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可能她也觉得这么做很侮辱人吧“对不起,我我也只想……”我看她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10-03 11:47:35

小说介绍

网文大咖“vivian”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许归之江言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张支票因为同一个人,被人用钱侮辱了两次你拿回去吧这样的话,我说不出来看着对面的林木木,林木木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可能她也觉得这么做很侮辱人吧“对不起,我我也只想……”我看她

第1章

小说: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vivian 角色:许归之江言 《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vivian”。《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内容概括:我肚子痛起来,脚也开始发抖。就这样,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晕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抱着,那个人身上有好闻的雪松味。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医务室白花花的天花板

评论专区

我是这样的作者:拾起来又继续 变身在日本卖棺材:服,死2次老爸,气得死了的爷爷复活骂作者。还复制黏贴骗自动订阅读者的钱。 学霸的科幻世界:有无数的解决方法,偏偏要选最SB的那个。 我前几天才拿了江母所谓的“分手费”

第5章


捱过去,只要他身体健康就好。”
我蹲着,看着便当自言自语道。
但是我没注意的是,角落里有一个阴影。
我放完就赶紧走了,军训,时间都是掐着过的。
看我走了,江言才从角落里出来,江言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
他看着那个饭盒,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午,炎炎夏日,卷着火舌,似乎要将人灼伤。
我肚子痛起来,脚也开始发抖。
就这样,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晕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抱着,那个人身上有好闻的雪松味。
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医务室白花花的天花板。
在浸满消毒液味道的房间里,我闻到一股淡淡的雪松味,我扭头,看见坐在一旁的江言。
我很惊喜,刚才抱我来的难道是江言吗,他不是有洁癖吗。
江言看着我,没有说话。
想到军训的我,肯定全是汗很狼狈,就赶紧用被子盖住自己,我现在的样子一定丑极了,我不想让喜欢的人见到。
“醒了就把这个给签了。”
听到他的话,我掀开被子,除了江言一如既往冷漠的脸,还有的就是桌子上的一张合同。
我看了一眼,心也慢慢的冷下来,甚至开始唾弃刚才我那自作多情的行为,他怎么会在意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呢。
他只在乎我这张和她极为相似的脸吧。
合同的内容是,接下来的这四年里,我将负责为江言准备一日三餐,有偿。
最后一行写着,甲方随时有权利终止合同。
因为林木木随时会回来,对吗。
看的我心里一阵发酸,对啊,在他的人生里,女主角早就定好了。
而我只是他漫长人生中无名的甲乙丙,一个无名氏。
最后,我还是签了名。
江言默不作声,看着姜久的神情,从一开始的开心到害羞,到现在的悲伤。
不由的,他开口解释着他的本意。
“我最近胃口不好,保姆也退休了,正好缺……”没等他说完,我就打断了他。
“哦,知道了。”
我不想听他撇脚的借口,其实他想的缺的不就是一张和林木木相近的脸吗,我不过是他人为解相思之情的代餐。
最后他也没多说什么,在桌面上放下一张银行卡,交代了密码。
说了句“以后买食物就用这里的钱。”
就走了。
路上的江言,心里涌上一股烦躁,他调查过姜久

第6章


,知道她是贫困生时他还有点吃惊。
便当里的材料,既精美又丰富,让人以为姜久起码是个家庭条件还算不错的人。
又想起今天早上听到的话,这些都让他莫名烦躁。
本来他的意思是,不想因为为他做饭而晕倒,希望姜久能用他的钱。
可是到了嘴边,看着那张脸,话就变了味。
后来,我甚至还搬进了江言的家。
他的理由是,家里乱,房子大,房间多,方便我做饭。
如果不是因为他一直盯着我的脸说的话,我应该会很开心吧。
现在林木木回来了,她也该去把东西收拾好,免得恶心到他们了。
我知道今晚他们要为林木木搞一个欢迎派对,所以我要趁今晚去把东西收拾好拿走。
没有人特意告诉我,今晚的派对,只是,铺天盖地的报道和各大网站的热搜,让人无法忽视。
它们都在毫无顾忌的宣布着,这对金童玉女在一起的消息,不像我,江言每次被别人问到我是和他的关系时。
总是不自然的又别扭的解释说,“她就是个做饭的。”
这次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来了吧,我看着漆黑的别墅,平时这个时候,这里总是亮着灯的。
这个时候平时应该是她和江言吃晚饭的时间。
想到这,我的眼神黯淡下来。
东西很快就收拾好了,住了三年,东西甚至还装不满一个行李箱。
我看着箱子里面的东西,除了基本的生活用品,我和江言的共同记忆实在是少的可怜。
都扔了吧……我给冰箱装满了食材,又把蜂蜜这些已经用过的东西,全换成新的了。
用旧的,我怕江言嫌弃,也怕林木木多想。
最后拎着一堆东西的我,站在玄关,看着熟悉的一切,却再也没我的痕迹,我把一切都收拾干干净净,我连我睡的床单都换了,一切都好像我从来没来过。
我就这样,定定的看了五分钟,似乎要把这一切都刻在脑子里。
明明很想翻篇的,却还是忍不住的默默把这四年所有的记忆记在心里。
特别是那个,冷漠的身影……再见了。
我将那张银行卡端端正正的放在客厅上,拿着所有的东西,就走了。
我没有打车,我漫步在这熟悉的街道,我走的很远,然后把行李箱里的东西,全倒在垃圾桶里面。
里面有不少是江言送我的衣服,或者说,是他嫌弃我那十几块淘几件的衣服,为了不让我丢他的脸的衣服。
我讨厌它们,虽然它们很好看,可是我讨厌它们。
我回到租的酒店,关上门,洗完澡,躺在床上,然后眼泪马上就涌了出来。
哭的撕心裂肺。
我很难过,但我一直没有表现出来,甚至在别人关心的时候,也只淡淡一笑。
我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哭,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脆弱的一面。
这是上一辈子在社会里吃摸滚打多年,社会教给我最宝贵的一课。
他们都以为我很坚强很冷静很无情。
可是如果我真的这么薄情,又怎么会死心塌地的喜欢江言这么久。
其实他们如果愿意,我的脆弱是显而易见的,可惜,他们不愿意拨开一颗寡淡的心。
所有强忍的感情,在这无人的房间里,全数崩溃。
这些年旁人对我的恶言恶语,就像利刃,让我皮开肉绽。
“你就是喜欢江言的钱。”
“哟!
江言的狗来了。”
“和江言同居不就是为了缓解江言男人的需要吗,没想到她看上去这么高傲,背地里这么骚。”
“你知道吗,她就是因为和江言初恋长的像,然后故意接近江言的,啧,真是个心机重的女人。”
当然,一刀刺进我的心脏的,是江言。
是他喝醉时看着我神情的眼神,嘴里喃喃自语的木木,是每次打破我幻想的那些刻薄的话。
一刀刀,刺向我的心脏。
我哭的浑身发抖,哭的我反胃想吐。
江言曾经对着我发问,“为什么你不是她呢,为什么你们要长的这么像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