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和亲公主》楚离渊云锦已完结小说_和亲公主(楚离渊云锦)火爆小说

和亲公主

和亲公主

宋玉悲

本文标签:

小说《和亲公主》是作者“宋玉悲”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楚离渊云锦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云锦千里迢迢北上和亲,却被镇北侯扔在破旧的院子里自生自灭,中间大病一场差点一命呜呼。明明生活在同个屋檐下,一个不闻不问,一个刻意躲避,结果都成亲两年了,还不知对方长什么样......第一次见面,云锦被当作替身给......之后的羞辱、践踏成了家常便饭,直到她拿着休书掉落悬崖,肚子里的孩子亦是保不住。云锦那颗千苍百孔的心,终于死了........

来源:qywx   主角: 楚离渊云锦   时间:2024-04-21 20:36:44

小说介绍

《和亲公主》是作者 “宋玉悲”的倾心著作,楚离渊云锦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守了两年的活寡,好不容易勾到自己的夫君,还想逃去哪里……”邪魅的话从男人的嘴里说出来,又羞耻又无赖不可理喻!不,是不可原谅!倔强地擦了一把泪,云锦手起肘落,往后狠狠撞了一下男人的胸膛很好,果然松开了!趁此机会,小手以最快的速度按下了机关!唯一的出口终于缓缓打开然而——“啊……”几乎在她迈出逃跑的第一步,身后的楚离渊再次将她拖了回去“衣服也不穿整齐,就想这样子跑出去,怎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

第二十九章 晕过去了


这时楚离渊眨了眨眼睛,还有些迷蒙的样子。

云锦见他睫毛都是湿漉漉的,向来深沉的一双凤眼仍直勾勾的盯着她看,有些无辜……

那模样,竟让女人心底升起了一分罪恶感——在凉薄的里秋夜泼人冷水,好像不怎么厚道,虽然是为了自保……

估摸着应该已经清醒了,云锦尴尬地小声试探:“你……回去吧?”

男人秀气的眉毛动了动,看不出情绪。

等了一会儿,她不敢动,他也不说话。

忽然,只见他伸出手去扯开自己的衣领,不紧不慢地将衣襟解开,扯下腰带脱了湿透的外衣。

云锦瞪大了眼睛。

震惊太甚,已经忘了非礼勿视……

当男人开始朝她走来,云锦隐约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弄巧成拙了。

他往前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

“楚……呀!”

女人还在试图劝阻,不想小腿已经抵着了井沿,脚下一绊,身子就惯性的往后倒去。

眼看娇小的身子往水井里掉,男人长臂一伸,轻易将她揽在自己臂弯内。

云锦受了惊,回头往井下瞧了一眼,井水正中一轮月圆映在里面,随着微波轻轻地漾。

她拿凉水泼他,他倒是不记仇,反救了她一命……

然而目光无意中与楚离渊相对,她又一次被看得心底发毛。

“楚离渊!我是云锦!”

她细瘦的小胳膊在他身后努力地挥舞,一下下敲打着男人结实的后背。

被泼了一身冷水还没清醒一点么!

“你放开我!”

他整个人牢牢搂着她,云锦根本推不开,只好挥舞着花拳绣腿。

“放开!”

云锦用力往前一推,脚下打滑整个人往后倒。

觉她身子又往后倒去,男人臂弯用了力,将她抱得更紧了。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云锦已是欲哭无泪——她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到登徒子!

大约是看出云锦害怕,全身都在夜风中可怜兮兮地发着抖。

楚离渊稍稍松开臂膀。

云锦已然绝望的心情忽又升起一线希望,她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

身后是口深井,她无路可退,只能从旁移出步子,受惊的小猫一般逃了开来……

然而没等她跑开两步,男人已经失了耐心。

用内力远远的就将女人推倒在地,他一边朝她走过去,一边勾起了阴森森的笑。

云锦转过身子,看着楚离渊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不知怎的,她脑海里骤然出现了,那日竹林里的情景……

不堪的画面充斥脑海,再看近在咫尺的男人,云锦顿时只觉一阵天旋地转!

她已经非常努力的想要忘记!

原想当做个噩梦,揭过不提也便是了!

偏偏这个男人,总是掀开她血淋淋的伤口。

他的眼睫依旧是湿漉的,眼里的迷蒙一点都没有消退。

楚离渊蹲下身子,大约是觉得沾着夜露的地面微凉,很快抱起她瘦小的身子,凤眸一转,快步回到水井边将云锦搁在了井沿上。

楚离渊也不知道哪根筋出了问题,想也不想,薄唇蜻蜓点水般的吻了吻云锦的脸颊。

云锦睁着空洞的眼神,大脑一片空白!

他不嫌自己脏么?!

他……到底是,将她当成了谁?

舌上的伤好了没多久,血气也未补足,云锦本就病弱不堪的身子不能受到太大的刺激。

加上井沿特别潮湿,她坐在上面,身子一阵阵发冷。

可正发酒疯的男人,怎么可能在乎这些?

云锦仰起小脸看了看天上的圆月。

好似看见了之前,在月光下的密室里......

第一次被他当成替身,第二次被歹人侮辱。

她已经没有脸面活下去了。

这也是,她会咬舌的原因。

她可以不顾伦理,安慰自己被歹人侮辱不是自己的错。

可是,她继续若无其事的活着,就是她的错了。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次没有死成,她不会再轻生第二次。

就随他吧。

反正她的身子也不干净了,不用假装正经了。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云锦正无声的流泪。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悲伤,楚离渊扳过女人的脸对着自己。

皎洁的月光下,女人一张小脸布满泪水,盈盈大眼通红通红的,像受惊的小兔子。

毫无疑问,她很美。

明明是张清纯的,与艳丽毫不沾边的小脸,却偏偏清雅秀丽得恰到好处,总引人产生保护欲……

白白的、娇滴滴的像个瓷娃娃,仿佛一捏就碎,一折就端。

他应该是厌恶的,却该死的不讨厌。

明明上一次害得她自尽的事已经够让他后悔了,可是他却停不下来。

他的病大概是越来越重了。

不管怎么样,只要能见到她,即便是病入膏肓,兴许也就很快不药而愈了……

此时的楚离渊还不明白,饮鸩止渴,说的其实就是他这般行径了。

男人忽然想起什么,幽深的凤眸在她脸上仔细瞧了一遍。

确定她没有做傻事的迹象,男人凤眼中微微有了一丝情动的痕迹。

有些情不自禁地,伏下身子,毫不犹豫的吻上了云锦的唇。

冷不防被男人偷袭。

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晕眩感朝她袭来。

他、他在亲吻自己……?!

女人彻底石化!

他今夜真是疯了吧!

抬起头,看着云锦无辜又茫然的眼神,楚离渊脑门一热,胡子拉碴的俊脸又低下去,一点一点吻了吻女人光洁的面庞,连她的眉眼也不放过。

月光缠绵。

楚离渊眼中的小妻子眉目如画,小巧玲珑,像尊上乘的白玉娃娃,一捏就碎。

到底是顾忌她大病初愈的身子,楚离渊干脆将她抱起来,朝阁楼走去。

“呀……”

可怜的云锦哪里受过这般待遇,早就羞的埋进他的脖颈。

男人似乎对她的讨好行径很满意,差点没忍不住。

就这样抱着她一路往里走,云锦害怕被婢女们看到,眼睛红红地搂着脖子开始低低啜泣。

“可是刚才摔疼了?”

他忽然低声问道。

“……”

云锦慌乱的摇了摇头,无声地将小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呵……”

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了然的笑,楚离渊低头在她耳畔,缓缓吐出一口热气,“羞了?”

男人的嗓音带着酒后的濡软,绵绵地飘进她的耳朵里,惹得女人更加羞愤交加。

眼前俊美的男子,与他放浪不羁的影像,最终重叠在了一起。

是了,镇北侯光风霁月的外表下,原就是这副邪气的模样。

可恨的是她明知这男人表里不一,却依旧毫无反击的余地。

她这北越来的落魄公主,今时今日、孤单无依,唯有任人宰割一途了。

顺利得手的楚离渊则是意气风发,见女人柔弱地缩在自己怀里,那模样可怜又清纯,心里的愉悦感腾的一下全升起来了!

不动声色,慢悠悠地抱着她回到小楼跟前。

小楼里的灯火亮光,从半敞的大门内透了出来。

云锦的脸皮是个极薄的,直道这辈子没法见人了——

那些个没了声响的婢女,指不定还躲在哪个角落里呢.......

他喝醉了发狂,她竟也没脸没皮地任他胡闹。

抱着她悄悄进了屋,庆幸的是,一栋楼里那么多人竟然一个没看到。

一脚踢开她的房门,男人着实粗鲁,仿佛是个鄙俗的乡野村夫。

屋内早早掌着灯,明亮的烛火将云锦美丽的脸庞映照得愈发清楚。

云锦仅仅抬了一下眼,入眼是男人深沉的目光,羞的她忙不迭闭上了眼。

将怀里的女人搁在了紫檀木八角桌上,垂眸细细欣赏着烛光下的小人儿,楚离渊不禁喃喃低语,“真美……”

云锦感觉自己像是被摆上了神坛的祭品。

如果再不想办法反抗,大概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你,你放开我……”

云锦小声地抗议。

他则一贯地不管不顾,只低头在她唇上啄了啄。

此刻的云锦,又羞又恼,也不知道他那些陪房丫头日子是怎么过的!

一晚上担惊受怕,弱不禁风的云锦,脑袋一歪居然昏了过去。

“真没用。”

拍了拍她一片酡红的小脸,楚离渊虽然嘴上嫌弃,心下却有丝丝柔情蜜意正悄悄生长。

低头亲了亲她的小脸,嘴唇更是红红润润的。

楚离渊年少也曾寻欢问柳,大多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逢场作戏的时候招惹了无数美人,更别提为了吸引当时还在世的父亲的注意,而故意与烟花女子勾勾搭搭,如今也不知怎得,像个毛头小子般急躁。

微微分神想起了一些往事,男人不悦地皱起眉头。

要说当时的荒唐,其实有多半,是拜那北越的狗贼所赐……

凤眸里深浓的恨意不见褪去,却有更深的东西涌了出来。

他直直盯着女人的小脸,脑海里有许多被尘封的画面纷纷冒了出来,层层叠叠,与眼前云锦无害的面容重叠在一起。

他有些坏了兴致。

叹息了一声,匆匆给她换上就寝的衣服躺回榻上。

两人就这样睡半夜,到了丑时的时候,云锦方幽幽转醒。

小说《和亲公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