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可以看免费的开局:被系统关成了精神病小说?

小说:开局:被系统关成了精神病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一条幺鸡

角色:陆川阿福

简介:【无敌+剑神+暴打系统+快节奏】
本应该穿越到高武位面的陆川,因为沙雕系统出错,被弄到了修行位面
沙雕系统为了防止宿主被弄死,强行把陆川关了十万年
沙雕系统无法匹配修行位面的模板,只能让陆川练习高武世界的剑术
十万年,整整十万年,陆川练成了最强剑神,也练成了一个精神病

书评专区

完美大明星:这网络直播公司全体员工智商感人..你出来开公司就算不懂怎么经营.也该懂点法律吧..既然直播都那么发达.那网络舆论也应该和现实差不多..面对那么多的竞争对手.你让现实直播公司玩这一套 信不信分分钟被各种维权教做人.

缺月梧桐:所谓的行侠仗义不过是古龙金庸笔下的童话故事,江湖从来不是白黑对立的侠义世界,而是一个黑白颠倒的灰暗地带,充满了阴谋和险恶,一本《连城诀》半本《缺月梧桐》带你走进真正的江湖。

狩猎大清:最本质的问题在于作者将地摊读物的内容与酒桌吹逼的套路结合起来,公然摆出来放在网友的眼皮子底下招摇,并自我陶醉其中,深信不疑乐此不疲。与其上本书《虎狼与羊》一脉相承。简直搞笑。

开局:被系统关成了精神病

《开局:被系统关成了精神病》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8章 又弱又作

“啪!”

陆川伸手,对着赵之瑶脸上就来了一巴掌。

清脆的声音响起,这一巴掌扇蒙了所有人。

这赵之瑶虽然刻薄歹毒,但怎么也是一个五境选手。

这一个朴实无华,又极具侮辱的巴掌是怎么扇到她的?

“给你脸了,死八婆,让你滚没听见吗?”陆川翻了个白眼,嫌弃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手。

“老不死的,你……你敢打我。”

赵之瑶像被激怒的公鸡,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一口一个老东西,一口一个老不死!老子今天不把你打出屎,算你拉的干净。”

陆川撩起袖子就要冲上去,结果刚踏出一步,老腰又是卡吧一声。

“砰!”

陆川重重的倒在地上,一脸黑线的捂着老腰,龇牙咧嘴。

众人看的一脸懵逼,只有白琳琳拉了拉其他人,让她们不要靠近陆川。

陆川这拉胯的表现,更让赵之瑶确定这老家伙不是个修行者。

至于刚才怎么挨的巴掌,赵之瑶只能心里暗示,自己只是疏于防备而已。

“老不死的东西,路都走不稳还想进明月阁,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赵之瑶嘲讽完,全身真元鼓荡而起,一步踏前用尽全力一巴掌扇向陆川。

这一巴掌要是扇实了,恐怕境界低一些的修士,会被直接扇爆头。

眼见赵之瑶起了杀心,陆川还在地上龇牙。

南宫初雪不禁有些怀疑起来,白琳琳带回来的尸体,是不是被眼前这路都走不稳的老人劈的?

“你踏马一直这么勇的吗?”

陆川看着扇来的巴掌,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从来都只有自己扇别人,哪轮到别人扇自己。

“剑一·老子捅死你。”

陆川当场编了个剑招,右手狠狠的按在地面之上。

空气中突然传来玻璃破碎般的声音。

赵之瑶只觉得后背一疼,最终自己的巴掌停留在了陆川的脸边,再也不能寸进分毫。

她低头愣愣看向自己的胸口。

眼中的不可置信,仿佛晴天霹雳当头一击。

一把无色的冰剑,居然突破了她的护体罡气,插入后背,准确的穿透了心脏。

鲜血顺着剑尖滴落而下,在阳光中反射起耀眼的光芒。

“砰!”

赵之瑶重重的倒了下去,到死她都不明白,这把冰剑从哪里来的。

只有旁边的南宫初雪看出了一些门道。

这把冰剑,是陆川利用了空气中的水凝聚而来。

只是南宫初雪没有料到,这把冰剑威力会这么大。

大到直接杀了一名五境修士。

南宫初雪脸色难看至极,赵之瑶死不足惜。

她死了对整个明月阁来说,都是一件可以放鞭炮庆祝的事情。

但是赵之瑶并不是无亲无故的孤儿,她还有有个哥哥叫赵无极,是天龙门的长老。

天龙门虽然也只是中等实力的宗门,但是比明月阁强了不少。

这也是为什么赵之瑶几百年来,肆无忌惮的掠夺明月阁资源,导致门下怨声载道,南宫初雪也不敢将他强行赶出明目阁原因。

虽然明月阁有镇元宗庇护,但是这个庇护,也是用其他东西换来的。

要是真因为这事,跟天龙门杠上,恐怕会让明月阁元气大伤。

“哎哟哟,我这个老腰。”

陆川用木剑撑着慢慢爬了起来。

看着地上赵之瑶的尸体,狠狠的翻了几个白眼。

“又弱又作,谁他娘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啊……呸!”

陆川一脚踢飞了尸体,还不忘啐上一口。

“小丫头放心,人是我杀的,有什么事我兜着,别挎着个脸,来笑一个!”

陆川何等精明,看南宫初雪几人脸色,就知道这事还没完。

但是陆川也不在乎,因为这些修士,比想象中的要弱。

或许是没遇到真正的强者吧!

……

人都已经死了,怨谁都没用。

南宫初雪恢复冷静,安排起来。

“琳琳,去把尸体处理好,不要留一点痕迹,要严加保密,能瞒一时是一时。”

接着又看向另外两名客卿。

“两位,往后明月阁给你们的俸禄翻倍,今天这事您二位就当没看见!”

“阁主放心,我们是一条船上的。”

另外两名客卿狠狠的点点头,这种‘涨工资’的好事,多少年才能遇见一次。

“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事情跟前辈商量。”

众人走后南宫初雪一咬牙上前扶住陆川,甚至将陆川的胳膊,有意的顶向自己的胸口。

“前辈,我们商量一下炼制幻颜丹的事情。”

刚才陆川的表现,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她看不出陆川的境界,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陆川一定是六境往上的大修士。

只要陆川肯坐镇明月阁,那么很多事情就能得到解决,甚至是镇元宗那边。

现在南宫初雪铁了心要留下陆川,无论用什么代价。

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柔软,陆川对这个女人有些刮目相看。

南宫初雪处理事情有条不紊,而且还看到了解决问题最根本方法,就是要留下自己。

“不用!”

陆川轻轻的抽出胳膊。

南宫初雪愣了一下,咬着嘴唇有些眼眶有些发涩。

要是有办法,她又怎么会用这么羞耻的方式。

然而这种方式却被对方给拒绝了。

“不用这么糟践自己。”陆川笑着摆摆手。

“正好最近没什么事,我可以住在这里,山清水秀,还有那么多可爱的丫头,养老再适合不过了。”

南宫初雪愣了一下,眼泪却不争气的在眼眶中打转。

世人只看到明月阁的风光,却看不到这背后的艰难。

要知道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要撑起偌大的明月阁。

这其中受了多少欺辱与无奈,世人又怎么能看得到?

而眼前这个看上去口花花的老人,却给了南宫初雪应有的尊重。

“谢谢。”

南宫初雪轻声呢喃,上前扶住陆川,这次没有了刚才的小动作。

……

“阿福,来给爷踩踩背。”

陆川趴在躺椅上,对着房顶上的阿福吆喝了一声。

旁边的南宫初雪想给陆川按摩一下,却被嫌弃的拒绝了。

因为这事驴子做起来,可要轻车熟路的多。

“活该,老不死的,你自己什么情况不知道吗?”

阿福抱怨着从房顶跳了下来。

“嘿,狗日的,一天不锤你,你丫就皮痒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