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不凡获得神医传承逆袭的小说龙门医婿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龙门医婿

角色:林秋玲叶不凡

简介: 谢海涛被叶不凡的举动搞得愣住了,认出是他后叫道:“小子,人都死了,你还瞎折腾什么? 装孝顺是不是?有那孝心早点拿5万块钱来做手术,你妈就不会死了,没钱还喜欢装,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他在旁边喋喋不休的说着,可是叶不凡理都不理,专心致志的给欧阳岚行针。小子,我说你呢,听到了没有?”见眼前的年轻人不理自己,谢海涛顿时火气上涌,再次叫道:“你是医生吗?弄根破针到这里乱刺,想让你母亲死了都不得安生吗?我告诉你,这里是ICU病房,是论小时收费的,之前欠的医药费还没付清,在这里搞什么鬼?赶快给我住手!” 叶不凡终于将最后一根针刺了出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书评专区

fler :我了个大草,这书也太清新脱俗了吧,话说男主这种性格也是够够的,不过伢子描写还行,其他的就算了吧,颓废也就拉倒,关键还整一个不像样的结尾

迷失在白垩纪:刚想入坑,看到一百多人纠结民主还是独裁顿时虚了,妹啊,这都不够凑一波歌迷见面会,包个机出个团泰国十日游计调姐姐一小时搞定的事还需要政治正确,

叶不凡获得神医传承逆袭的小说龙门医婿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龙门医婿》免费试读

第十九章 佛牌有问题
“回来了?”

看到叶不凡出现,唐飞雪微微一怔,本能紧一紧浴巾,随后又放松情绪:“你没事吧?”

“看你这么晚没回来,我还以为你被警察抓走了。”

她看似漫不经心,但心里却有一丝忐忑,毕竟叶不凡是当众断了章小刚手指。

“我没事。”

叶不凡视线随着她移动而移动,直到唐飞雪走入里间才收回:

“黄震东出面,章家息事宁人,不会找我麻烦。”

他补充一句:“章大强还跟我赔礼道歉了呢。”

“没事就好。”

唐飞雪眸子担忧:“不过你这次可就欠下黄震东大人情了。”

她心里很清楚,黄震东这种人的威风,哪里是那么好借的?

他为叶不凡出面撑腰一次,只怕会榨取叶不凡血肉来偿还。

“改天我给你十万块,你去买点贵重的礼物给黄震东。”

唐飞雪微微坐直身子:“今晚的人情,能还多少还多少。”

叶不凡爽朗笑了笑:“放心吧,我救了他一命,今晚的人情,足够抹平。”

唐飞雪想起叶不凡救命一事,俏脸散去大半担忧:

“叶不凡,如果不欠人情了,以后能不跟黄震东来往,就不要跟他来往。”

“我可不想去监狱探视你。”

跟黄震东走的太近,迟早会出事的,四海商会虽然是商会,但干得都是灰色生意。

“好。”

叶不凡想起一事:“对了,你资金有问题,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

他已经了解到情况,唐飞雪被百花银行摆了一道。

原本期限三年的一亿借款,半年后被银行忽悠回账,结果一还,银行就以经营风险过大不再续借了。

这让唐飞雪阵脚大乱。

公司正在扩大规模生产,一亿流动资金被抽走,正常运作大受影响。

唐飞雪四处拆借,还给出银行三倍利息,本以为不难解决,但生意伙伴都找各种借口拒绝。

唐飞雪努力一番,依然缺口五千万,最终闹出今晚的冲突。

“跟你说一声?”

唐飞雪俏脸本能多了一丝嘲讽:“跟你说一声有用吗?
五千万,你能帮什么忙?”

“但凡你有点用,我也不用每天这么劳累。”

叶不凡苦笑了一下,这倒也是,换成以前的他,就算知道唐飞雪艰难,他也帮不上半点忙。

“哦,对了,我这里有一千万,是黄震东硬要塞给我的。”

他掏出支票递了过去:“你先拿去用。”

“一千万?”

唐飞雪身躯一震,难于置信望着叶不凡:“黄震东给你一千万?”

叶不凡找了一个借口:“是啊,估计他也不想欠我人情,所以给一千万了断救命之恩。”

“这一千万,我不能要,你也不能收。”

唐飞雪保持着头脑清醒:“你千万不要去兑换,不然你就再也脱不了身。”

“就算黄震东不拉你下水,将来警方也会揪着这钱找你。”

“你可不要动它,需要钱,我给你。”

她声音冷冽提醒着叶不凡,也忘记张开的双腿,那份雪白刺激着叶不凡的眼。

叶不凡一愣,本想再劝告,可看到唐飞雪寒霜一样的脸,他只好收起了支票。

“我公司的事情,我会解决。”

唐飞雪劝告一句:“你这几天,处理一下家里的事,然后尽快找一份工作。”

“以前你妈病了,你需要三天两头的照顾,现在她好了,你没理由不工作了。”

“不求你赚多少钱,只求你稳定一点。”

她不想看到叶不凡每天拖地煮饭,也不想看到叶不凡假扮神医忽悠人,所以希望他有点正事做。

叶不凡再度点头:“行,我明天去看我妈,然后尽快找工作。”

说完之后,他就找了衣服去洗澡,刚进浴室,叶不凡眼睛就微微眯起。

他见到唐飞雪的佛牌挂在洗手台上。

一缕黑气缠绕不散。

看到唐飞雪梳着头发,叶不凡悄无声息拿过佛牌。

生死石自动一转,散发着凌厉杀意。

叶不凡能够感受到它的邪恶。

当他准备一把捏碎时,却发现镜子上突然多了一张面孔。

“还给我!”
出现在背后的唐飞雪突然怒喝一声,一把将叶不凡手中的佛牌夺了过来。

叶不凡被她吓得浑身一颤,震惊望着呼吸急促的唐飞雪,一时间有些呆愣。

因为他从未见过唐飞雪这种神情。

她宛如一个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又惊又怒,甚至还夹杂着狠厉,狰狞。

唐飞雪此时握着手里的佛牌,也陡然间平静了下来,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过激反应。

她看着目瞪口呆的叶不凡,内心陡生愧意,犹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孩。

她想要跟叶不凡说对不起,结果却板起脸训斥:“谁让你乱碰我东西的?”

“以后没有我同意,你不能动我物品,不然你就滚去三楼睡。”

说话中,她一直把佛牌攥在怀中,好像是什么宝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