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在线资源《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

小说: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寒姑

角色:楚灵溪孟玄烨

简介:【双洁+甜宠+随身空间+医妃】
  楚灵溪,堂堂医学世家千金,竟因一场实验意外穿越成了从六品小官家备受冷落的嫡女,被继母送到偏远的庄子里自生自灭,恶毒继母一家雀占鸠巢,霸占她母亲的十里红妆

  来自21世纪的她注定会在此世掀起一场血腥风雨
老天为她大开金手指,手戴的血玉镯竟是随身实验室!

  随手救的神秘男子竟是当朝七王爷,王爷厚颜无耻地想要以身相许

凭借一身医术,她定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书评专区

殖装:科幻老文,虽然殖装本身有模仿经典动漫《强殖装甲》,也有人挑出其中几处剧情的牵强。但小说质量是实打实的。关键词:科幻,未来,宇宙,机战,争霸。评价为伪仙草。

灾厄纪元:玛德看了另外几本 才知道圣母 文青不是一天炼成的

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仓库:弃过,题材可以,讲故事太差,看起来不舒服,就算写小白文通畅也好啊。很无聊

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

《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衣服不见了

“你……。”两人同时道。

榻上的男子一双桃花眼看着楚灵溪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疼,放开我手。”楚灵溪瞪了男子一眼说道。

男子才后知后觉地看向他抓着楚灵溪的手。男子触电般地同放开楚灵溪,把整个光溜溜的手臂放进被子里,耳根瞬间爆红。一双桃花眼又羞又急地瞪着楚灵溪。像极了被轻薄的女子。

楚灵溪强忍着笑,心里暗道“古人就是矫情。”

“我的衣服呢”男子咬牙切齿的道。

“明天午后给你把衣服送来,这里是我闺房后面,其他人不会进来,你安心养伤,饿了吧,我去给你拿些吃的。”

厨房在前院,楚灵溪不可能去前院惊动煮饭的婆子。

走出温泉棚,楚灵溪闪身进了实验室。说是实验室,说是她的家也不为过。里面生活用品都齐全,一周有大半时间就住在实验室。当年选设实验室的地方她都想过,不能在闹市,刚好郊外的别墅一直当药材仓库,空着的房间多,外公请了设计师为期半年才装修好。

楚灵溪快速地煮了一碗鸡蛋花,加了一点糖和奶粉。

出了实验室空间,楚灵溪把碗放榻边小几上。

“你还没说你是谁。”男子缓缓地道。

楚灵溪在煮鸡蛋花的时候脑壳里都想了好多个说法,古代人男女授受不亲,一不小心还得负责,想想脑壳都疼。

在美男的注视下,楚灵溪暗暗咬了咬牙道:“公子不必在乎我是谁,一个时日不多的病秧子而已。”

说完后楚灵溪心里感觉空落落的,这么少见的俊美男子,其实负责也不亏的。这人身份不简单,至少是侯爵家公子吧。那一定是妻妾成群。想想都恶心。

楚灵溪收起被美男带偏的思绪道:“公子你先吃些东西,我回头再过来,起身慢一点,注意莫把伤口裂开。”楚灵溪也不看美男可以开染房的脸色。

楚灵溪走出温泉棚又进了实验室,她要快速地检验出她和那美男的血液。几个来回,楚灵溪发现实验室空间里和外面有时间差,具体差多少她还没来得及比较。

男子的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楚灵溪暗暗心惊,这是多大的仇,两种毒都下,软筋散是让他脱力便于围剿,夹竹桃提取的毒液是要让他智力下降,死活都没给人留路,好歹毒的手法。

两种毒不简单,对于实验室在手的楚灵溪就不算难了。

楚灵溪快速配好解毒丸,拿起她自己的检验结果看,眉头一紧。心里疑云顿生,难怪外祖家的府医也看不出病症,只有用毒高手才懂的用法,银针是试不出有无毒的。

周氏对楚灵溪的母亲伊瑶应该也是下的这毒。七年时间让一个后宅女人消失,周氏就独坐正妻之位,心机之深沉。再用七年斩草除根。伊首富送女儿的十里红妆就成了周氏的囊中之物,真是好算计。

周氏给她们下的药里含汞,中毒后会出现头疼、头晕、乏力和全身酸疼并有高热,寒战等症状,严重时会咳嗽呼吸困难,喜怒无常,孤僻和注意力不集中。

楚灵溪打开西药柜,配了几包清热解毒的药放工作台上,方便下次取,又服用了一次,只能暂时稳住体温不发热。体内的毒一时解不了,得需要时间排出体外。

楚灵溪拿了水和药走进温泉棚,碗里已经空了。美男见楚灵溪进来目光从小台灯上移到她脸上。

完了,穿帮了?这身体头疼难道影响智商。“淡定,淡定。”楚灵溪心里默默给自己鼓励。

“我姓孟,名玄烨,请问小姐芳名?救命之恩,来日定当报答。”

楚灵溪虽然知道皇家姓孟,她不知道榻上光溜溜躺着的是皇帝的七弟。

“小女楚灵溪,家父楚寒松。救命之恩就不用说谢了,是我贴身丫环把你背回来的,我身体常年不好,药都是屋里常有的。”楚灵溪说着从衣袖里拿出拆了包装用帕子包好的药放榻边小几上。

“小女楚灵溪,家父楚寒松。救命之恩就不用说谢了,是我贴身丫环把你背回来的,我身体常年不好,药都是屋里常有的。”楚灵溪说着从衣袖里拿出拆了包装用帕子包好的药放榻边小几上。

孟玄烨眼角抽了抽,心里纠结衣服究是丫环帮扒了,还是面前这个看起柔弱无害人扒了。这可是关系到女孩名节大事。

心里再纠结也问不出口,真怕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看着楚灵溪清秀可人的模样,一副弱不胜衣的身体应该还没及笄,在心里暗骂自己禽兽。

“楚小姐懂医?”。孟玄烨柔声问道。

“久病成良医,孟公子听过吧。”楚灵溪没法解释,只好开启了忽悠模式。

孟玄烨盯着楚灵溪的眼睛看了一会,像是要从她眼里看出她说的话是否真假。

说多错多,楚灵溪前世的书可不是白念的。她从衣袖里拿出玉佩

“这是你衣服里的玉佩。”说完才后知后觉地想给自己一巴掌。提什么衣服嘛,看着孟公子恨不得晕死过去的表情。

“我……我给你放这里。”楚灵溪心虚地把玉佩往孟玄烨枕边一放就快速地收回手。像是有火烫手的样子。

楚灵溪心虚地看着小几上的小台灯

孟玄烨好看的桃花眼闪过一抹狡黠。

“你把药吃了,我得走了,我的丫环茯苓也快醒了。”楚灵溪装着没事人一样一手拿着小台灯,一手拿过装鸡蛋花的碗往厢房里走。

“谢谢,鸡蛋汤很好吃。”身后传来孟玄烨温柔又有磁性的声音。

楚灵溪顿了一下,后背有一瞬的僵硬。

回到里屋,把台灯和碗用意念放回实验室空间。轻手轻脚地又躺下继续睡。

温泉棚外,两个脑壳一上一下地在窗缝外往屋里看。

“进来吧。”两个黑衣人从窗口一跃而进,轻轻地落在榻前。

“王爷,您伤哪里了,重不重。”青阳一边焦急地问一边去掀被子。

“没事,不太严重,”孟玄烨用手抓着被子一角使劲按着。

被一个小姑娘扒光衣服,王爷也要脸的。

平时稳重睿智的王爷丝毫没感觉他已经此地无银三百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