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跑啊!反派疯批暴君拿错剧本啦!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跑啊!反派疯批暴君拿错剧本啦!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未小兮

角色:沈慕之沈睿

简介:十八线演员云软穿进了她接下的剧本里,成为了炮灰女配云软软
睁开眼,男主沈睿之正要一剑送她归西
她扑通一声跪下,抱住了他的大腿
“殿下,我错了!”
从此,云软软为保狗命,一路按照剧情开挂,帮助沈睿之铲除大反派沈慕之,助他登上太子之位,大腿抱得稳稳当当
  
当她准备功成身退,去封地做条咸鱼的时候…
本该领盒饭的沈慕之杀了回来,一剑砍掉了沈之睿的头
云软软:???
男配,你好像拿错剧本了喂!
云软软吓得赶紧跑路,刚跑到门口就迎面撞上沈慕之
她扑通一声跪下,抱住了他的大腿
“殿下,我又错了!”
【只想保命的炮灰女配云软软X喜怒无常的腹黑暴君沈慕之】
装逼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小甜文,略沙雕,全架空,勿考究

书评专区

基建从游戏开始:超好看!基建文,目前主角开了一家电玩(大概?)店,用魔法制造游戏,从工业革命魔法衰退的时代,为魔法挣出一条活路

革命吧女神:说得好像打出红旗就是红旗了,你用共产主义的旗干烂事有什么用?真共产主义哪怕打着尊王攘夷的旗号都能干死主角。关键不是说什么而是做什么

宠物小精灵之庭树:不走剧情,出生方圆,目前深奥,非龙傲天也非黑暗流,粮草,有望仙草。

跑啊!反派疯批暴君拿错剧本啦!

《跑啊!反派疯批暴君拿错剧本啦!》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9章 脱就脱,谁怕谁

沈慕之的脸离她很近很近,他温热的鼻息甚至能清晰的打在她的脸上,他强大的气息萦绕着她,将她全身都包裹了起来。

他带来的压迫感,让云软软整颗心都惊麻了,她手指头不由得攥紧,大脑这个时候不听话的一片空白。

这一刻,她能够感受到沈慕之的愤怒和不甘,感受到他心中的恨意和杀意,感受到他体内隐藏着的正在叫嚣的嗜血因子,甚至感受到一些她一下子根本无法读懂的伤。

下巴上的手指收得越来越紧,疼痛不断传来,云软软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感觉自己那么接近死亡。

她不怀疑沈慕之下一秒就会杀了她,即便是虐杀她也相信。

在她选择了沈睿之的那一刻,他们就注定是死敌,如今沈睿之败了,沈慕之杀她以绝后患也是应该。

更何况,对她,他还心中有恨。

云软软看着沈慕之那双幽黑深邃的双眸,那像是一个可怕的无尽黑暗深渊,埋藏在下面的是地狱般的恐怖。

她认命的闭上了眼睛,眼角一滴泪水滑落下来。

但愿太后病愈,但愿小于逃脱,但愿…

云软软的思绪忽然被打断,捏着她下巴的手忽然间一转,将她整个人重重的甩在了地上。

一阵天旋地转,云软软虽然摔了一跤,但沈慕之也放开了她。

杀气消失,暴戾不见,恐怖的压迫感也没有了,新鲜的空气灌入她的口鼻之中,她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起来!”

沈慕之异样的声音传来,云软软转回头去,看到他的脚步似乎有些踉跄,整个人背对着她单手撑在墙边,不知道什么情况。

云软软下意识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跟上。”

沈慕之丢下这两个字就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了,走的时候脚步看起来还有些虚浮,没有了往日的沉稳肆意。

云软软深吸了一口气跟在了沈慕之的身后。

沈慕之走在前面没有回头,但他听得见云软软的脚步声,听起来还算正常,看样子是没什么事。

他垂下眼眸,看着宽大衣袍下的手指,指尖上还残留有些许晶莹的温热的液体。

那是云软软的眼泪。

差一点,他刚刚差一点就控制不住杀了她。

夜幕之下,整个郡主府都没有点灯,凭着天空上的那一轮明月洒下来的月光,他们能看清眼前的路。

不知道为什么,云软软觉得沈慕之的状态有些奇怪,但具体说不上来。

这里是她的郡主府,但沈慕之看起来却轻车熟路,仿佛走自己家花园一样。

很快,云软软跟着沈慕之走到了她的后花园,走进她藏在后花园里的温泉阁里。

……

好家伙,连这都能发现,很难相信沈慕之真的是第二次来她的郡主府。

当初沈睿之来郡主府没有千次也有好几百次,他一次都没发现。

毕竟这地方是云软软刻意藏起来的,她是有钱是喜欢享受,但没有炫耀的爱好,毕竟能在自己的府里弄出一个温泉费钱费事这么大手笔的事情,别说是一个郡主,就是太后也办不到。

要是被发现了,她就完蛋了。

穿过低矮的阁楼,沈慕之走到了温泉的前面站住了脚步。

云软软还在想温泉的事情怎么圆,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就一脑袋撞上了停下脚步的沈慕之。

她赶紧后退几步,保持安全距离,省得他一个不爽当场又要把自己的给杀了。

“更衣。”

行叭,霸占她的温泉还要奴役她,但凡当初她抱对了大腿都不用受这份气,这天杀的剧本。

云软软又重新上前两步,走到沈慕之的身边去解开他的腰带,脱掉他的外袍。

脱完之后,沈慕之还是一动不动,仿佛在等她下一步动作。

这时云软软也愣住了。

她堂堂一个未出阁的郡主,还真没伺候过人更衣沐浴,不太懂要脱到哪一步才算数。

现在的情况是,她已经脱掉了外袍,再脱就要看到身体了,这样不太好吧?

“发什么愣?没伺候过男人?”

这说的什么话,当然没有!

云软软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沈慕之,一脸的无辜和惊慌。

“你心悦沈睿之,又和他走那么近,不顾一切的助他上位,他难道没碰过你?”

她什么时候喜欢沈睿之了?

哦,她还没穿过来的时候,原主曾经当众表白过,很无脑的那种。

“没有。”

沈慕之嗤笑一声。

“真是没用,怪不得抢不过陆君雅,被她赶出朝城发配到封地。”

这话说得就很难听,云软软表示不服。

她就没跟陆君雅抢过!

她也不是被赶出去的,去封地更不能用发配二字!

但不知为何,云软软觉得沈慕之嘲讽的声音里莫名的带了几分愉悦。

哦,懂了。

嘲讽落败的对手,把对方的尊严反复摁在地上摩擦,且疯狂乱揭别人伤口,也是成功者的乐趣之一。

“不会也无妨,现学就是,手脚麻利点,我不留废物。”

……

左一句没用,右一句废物,不爽就轰她出去啊,留着碍什么眼?

云软软叹了一口气,艰难的解开沈慕之的衣扣,颤抖着手扒开了他的亵衣。

扒开之后云软软忍不住一脸惊愕,没穿衣服的男人她前世见的不少,但身材这么好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皮肤白皙如玉,腹部该有的腹肌一块不少,腰间线条完美没有一丝多余。

云软软安慰自己,赚了赚了。

但没两秒钟她又犯愁了。

没穿衣服的男人她见过,但没穿裤子,她还真没见过,她又不是流氓。

她双手停在了沈慕之的腰间,迟迟没有去碰他的亵裤。

她不断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但搞半天还是下不了手。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沈慕之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带着几分戏谑。

“还没想好从哪下手么?”

……

“殿下,能不能…”

“不能。”

沈慕之懒得听她后面的话直接拒绝了她。

云软软顿时一阵绝望,绝望过后她深吸一口气,把心一横。

豁出去了,小命要紧,他都不怕被看,她怕什么?左右她也亏不到哪里去!

脱就脱,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