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暗斗方城李国奇在线阅读

小说:暗斗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乱劈柴

角色:方城袁克佑

简介:一段隐秘的历史,揭露特工之王的死亡原因,原来在背后有一段如此离奇的故事,还有众多不为人知的英雄为之付出

书评专区

一刀劈开生死路:龙空山上赵公子…太搞笑了2333

貌似高手在异界:前期装高手的剧情不错,后来开挂般升级真诚高手反而没有看点。最可恶的是大烂尾。

鬼子你好我们是游戏玩家:很新颖但也很幼稚的题材一群呼吸回血扎一针就活弹药无限装备精良的现代玩家进入抗战,我不觉得后面还有什么好写的,这种东西只适合在论坛上发帖接个龙还有,能把这种书当作文化自信,我看你才是真自卑

暗斗

《暗斗》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十年沉案一朝雪,双面人生露峥嵘

童白松站起身来,走到方城面前,轻轻地伸出双臂,他在等着方城给他一个拥抱。童白松的意思,方城很明白,无论对错,和解吧,故人相见,相逢一笑泯恩仇。

方城把手里的提包放在椅子上,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童白松一怔,宛然一笑,收起了手臂,也将右手伸了出来,两只离别10多年的手再一次握在了一起。

童白松把方城引到会客厅里,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童白松点了一支烟,说道:“十多年前,我们九个人在组长田文水家里开会,讨论如何有序地撤离上海,国民党对我们追查得紧啊。没有想到,那天晚上出了那么大的事故。”

方城当然清楚那一晚的情况,组长田文水通知大家晚上11点到他租住的弄堂后院开会,所有人都到了,只有童白松一直没有来,田文水和同志们等待了足足半个小时,他依然没有出现。

情况紧急,大家不再等待,田文水就和剩下的同志们一起研究撤离上海的路线,会议正开了一半,上海**局长许常山带着大批的**包围了弄堂,田文水火速安排紧急撤离。

后院有一道暗门,直接通到弄堂外面的一所澡堂子里,当大家从暗道出来,进入澡堂的时候,一批军统特务早已埋伏在此,同志们拔枪与军统对射,所有的同志均牺牲了。

“我以为所有人都牺牲了,只有我一个幸存者,直到有一天,我在新京的街头看到你,一眼我就认出了你。”童白松淡淡地说道。

方城完全没有想到,童白松居然去过新京,而且还无意中认出了自己,人海茫茫,这也算是缘分。

方城也点了一支烟,说道:“那天晚上,那7个同志从暗道里出去,但是需要一个人留下来将暗门锁死,田组长让我留了下来。”

“他是让你送死啊,你是年龄最小的一个,给他们断后,也亏田文水想得出来。”童白松愤愤地说道。

“我是自愿的,我也知道留下来是必死无疑,我把暗门锁好,做好掩护后,**已经在外面砸门了,我躲在了一个所有人想不到的地方——谷堆里。”

童白松想起来了,田文水家的后院其实是一个粮食仓库,一些陈年稻谷会随意一大堆一大堆地堆在地上,方城直接钻进大谷堆里,躲过了一劫。

“老裘,那天晚上你没有到,组织上怀疑你是叛徒也很正常。”方城狠狠地抽了一口烟。

“叛徒?你幸存了下来,向上级反应,当天晚上所有人都牺牲了,你躲过了特务的搜捕,我却没有到,就认定我是叛徒?”童白松有些激动了。

“那天晚上我不是没来,是来晚了,那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来晚,又为何会来晚?”童白松坐直了身体。

“田文水通知我开会的时间是凌晨1点,当我赶到的时候,**已经在打扫战场,清理同志们的尸体。”

“那你为何没有去找组织,反而脱离了组织?”方城尖锐的目光盯着他。

“那你知不知道**只运走了6具尸体,我们中间还有一个人活了下来。那个人就是田文水!”童白松说得有些激动。

方城心里顿时一惊,这怎么可能,国民党的报纸上刊登了全部牺牲同志的遗照,田文水怎么可能没有死!

童白松正打算继续说,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他镇定了一下情绪,说了声:“请进。”

进来的是王美兰,手里的盘子里端了两杯咖啡,放在沙发面前的茶几上,笑着对方城说:“方经理请喝咖啡。”随后就转身走了出去。

童白松的情绪平复了很多,端起咖啡,又继续说:“田文水故意通知我晚到,就是让我当他的替死鬼,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也活了下来。田文水的遗体照片是假的,他早就投靠了军统,现在还在军统二处任职。”

方城内心有些焦虑,如果田文水真的没有死,而且还在军统任职,肯定会对他造成很大的麻烦,他很清楚田文水的能力和手段。

很可惜,他成了可耻的叛徒。

“组织上认为我是叛徒,我又和上级组织断了联系,我连个申诉的机会都没有,我只能躲了起来,逃亡到了东南亚,换了一个身份直到1941年才回到上海。”童白松说得很坦诚,似乎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他不再是过去的地下党员裘邦国,而是现在的成功商人童白松。

方城缓缓地端起了咖啡,心里还是五味杂陈,无论老裘说的是不是真实的,十年前的沉案至少又有了一个知情者,这件事情一直以来压在方城的心里,他总想找个机会把谜团解开。

“老裘,田文水没有死,还在军统,你怎么知道的?”方城突然问了一句。

“造化弄人,我是在一个日本朋友的家里看到了他的照片,我很确定就是他,他的左脸颊有一颗小黑痣,黑痣上长了一根很长的黑毛。”童白松轻轻地说道。

“他和日本人有联系,你说田文水不是在军统吗?”方城惊讶地问童白松。

“田文水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得多,因为他害死了我们那么多同志,近年来,我一直四处打听他的消息,从这几年的信息来看,他现在既是戴老板的红人,又和日本人有非常紧密的联系。”

“你知道和田文水合影的那个日本人是谁?日本田中株式会社社长田中一郎,此人表面上是商人,实际上他既是满铁的特约研究员,更是日本黑龙会的副会长。”

童白松说得很轻松,却让方城心里越来越沉重。田文水是**特科早期最厉害的特工,方城师从于他,他现在在军统高层,又和日本人有很深的联系,谷雨计划还能顺利进行吗?

方城心里没有底。

童白松将咖啡杯放下,似乎要结束这场关于过去的对话,他望着方城,突然问了一句:“你现在到底是**,还是满洲特务?”

方城也将咖啡杯放在茶几上,微微一笑,“童老板认为呢?”

童白松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双手一拍大腿,站起来说:“不管是谁,我只知道你现在是我们杰弗洋行的业务经理,你现在可以去找王美兰经理,她会交代你具体的工作。”

方城也站起来,轻轻地鞠了鞠躬,“谢谢童老板”。

方城转身拿起椅子上的公文皮包向门外走去,在他离开的那一刻,童白松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眼里冒出了一股莫名的眼神。

方城出了童白松的办公室,一边走,一边心里嘀咕,组织上为何给自己找了这么一家洋行,难道他们不清楚童白松的底细?

必须要搞清楚童白松真实的身份,虽然他曾经是我们的同志,方城决定晚上就去找言四海,让他向上级反应,让延安总部证实童白松所说的内容是否真实。

王美兰带着方城将整个洋行走了一遍,给他详细地介绍了工作的主要内容。杰弗洋行是一家专营茶叶、丝绸和咖啡的外贸公司,他们主要的业务往来集中在美国和东南亚地区,上海既是中转站,又是货物出口口岸,战时的生意很好做,杰弗洋行是家美国公司,有了这层身份,他们暗地里做些走私生意,赚得更是盆满钵满。

方城需要做的就是联络美国方面的咖啡生产商,并且将每次货运的物品清单通过电报发给南洋的收货公司,同时还要把每笔收益清单用电报的形式发给远在旧金山的杰弗公司总部。

时间过得很快,下午5点,快要下班了,方城正要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他刚走出洋行大门,一辆人力车停在了他的面前,从上面走下来一个人,穿着蓝色的西服,戴着圆礼帽,戴着一副墨镜,他和方城擦身而过,急冲冲地走进了洋行。

方城立刻停住了脚步,这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熏香味道,这种味道非常独特,他似乎在什么地方闻到过。

方城转身,假装东西没有拿,又走进了洋行,那个蓝色西服的男人正在王美兰的带领下往楼上走,方诚知道来人是去见童白松的。

方城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努力地回忆着那股熏香味在什么地方出现过。

突然,方城站了起来,眼里透出一股惊讶。

这个人是日本人,而且和关东军的参谋长利源幸雄有很大的关系。方城曾经在利源的办公室里闻到过这种香味,随行的涉谷将军还向利源请教过这种熏香的来历。

利源告诉涉谷将军,这种熏香是利源家族独有的熏香,是利源家几百年特有的味觉图腾,其他家族是无法仿制的。

童白松与日本人有联系?而且还是和日本关东军有联系?方城顿时觉得情况复杂起来,必须尽快地找到言四海,将这里的情况向上级汇报。

方城立刻拿起公文包出了洋行,上了一辆人力三轮车。

三楼,童白松站在窗户边上,看着方城乘坐人力车远去,拉上窗帘,转身走到会客厅,微笑地对坐在沙发上的人说:“历先生,您继续说。”

“这笔生意也只有你们杰弗洋行能做,我保证贵行能够大赚一笔。”来人摘下墨镜,一副清瘦的脸庞露了出来。

“大赚一笔?现在这个世道,物价疯涨,货币贬值,你们要从南亚往上海运货物,货船在海上漂上一个月,你给的运费一个月后不知道还能值几个钱。”童白松点了一支烟,漫不经心地吐了一个烟圈。

“童老板,我们不会给你用法币结算的,我们会用黄金。”历先生坐直了身体,很慎重地回答童白松。

童白松一下有了兴趣,睁大眼睛看着历先生,说:“你们打算运送什么货物到上海?”

“也是黄金!”历先生说。

童白松心里突然惊讶了起来,有多少黄金需要美国人的货船来运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