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可以看小说辛苦了,守着木鱼的猫余浩宇图片?

小说:辛苦了,守着木鱼的猫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九幽洋籼

角色:唐小余江浩宇

简介:唐小余总爱骂江浩宇“有毛病”,而对方不以为然,甚至嬉皮笑脸地问她“唐小余,你知道猫有什么病吗?”唐小余斜眼瞪他表示不解,只见那货慢条斯理地说“猫的病就是,戒不了鱼……”唐小余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觉得这人真是病得不轻
只是她不知道,江浩宇后面还有一句没说出的话,“就像我戒不了你,可你偏偏是个木鱼”

书评专区

大影帝:作者的三本坑之一。主角是个忧郁的戏疯子,艺术家,带点原创感的剧本故事挺有意思。缺点是套路太雷同,故事太文青,更新缓慢无力。

旅法师的学霸系统:辣鸡双标作者,科学是世界观,方法论。只要魔法是遵循逻辑的,科学思维都有帮助。如果不符合逻辑,修炼个鸡儿,直接等它突然牛逼就行了。一边鄙视科学,科学技术,一边使用来修炼魔法

尸虐:爽文,我在异界上清北,炼尸法诀盖亡灵,主角土著

辛苦了,守着木鱼的猫

《辛苦了,守着木鱼的猫》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003章 正式认识一下

唐小余在前,江浩宇在后,两个人亦步亦趋地走着,都没再说话。校园里随处可见来来往往的人,却不显得喧哗,近处只听着江浩宇拉着的行李箱轮子咕咚咕咚地在地面转动的声音。

江浩宇看着前面走着的小小的人儿,好像刚到他肩头的高度,冷不丁冒出一句“你怎么不扎高马尾了?”

唐小余被他突然的这么一句话搞得有些愣神,回过头来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然后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四目相对,唐小余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匆匆转过头去继续向前走,什么也没说。

她初中时候确实经常扎着高马尾,可初一那次事件后她就把头发绑低了,因为头发太长为了方便打理,她还是会把头发编起来,只是一般情况下是编着两条耷拉着的辫子,少数情况下扎个马尾,也是不低不高走起来不会晃悠的程度。

这会儿的她,不过是把头发都编在了一起成了一根长长的辫子垂在身后,倒也没太在意。那高高的马尾,她已经好久没那么扎过了,至于曾经那种绑了一对的高马尾,现在的她更不会再扎。她已经是高中生了,怎么可能还绑那种幼稚的造型。

对于当初背锅那事儿,她也不知这个人是否知道,不过她已经释怀了,觉得那时的自己着实有些玻璃心了。不过这头发,她已经习惯了简单地编成一条麻花辫垂在脑后。人总是要长大的,不是么?她已经不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花样了。

总算走到了宿舍附近,唐小余遥遥一指前面的一排楼房对江浩宇说道,“那儿就是男生宿舍了”,然后微抬下巴朝着篮球场对面的女生宿舍楼示意,“我也到了”。唐小余说完看着江浩宇,似乎在无声地问他,她是不是可以拜拜了?

江浩宇轻扯嘴角,看着她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正式认识一下”,然后正儿八经地,自以为很帅气地朝着唐小余伸出了右手。

唐小余看着那只手,觉得简直莫名其妙,心想这人真有毛病啊。僵硬地扯着嘴角,唐小余还是伸出手去浅握了一下那只固执地一直伸着的手,“唐小余”,简明扼要地自我介绍。

“你的老同学,江浩宇!”那人如是说着,看起来好像心情不错。唐小余却突然生出了一股想翻白眼的冲动。真不知这人抽的什么疯,懒得再多呆一会儿,她也怕控制不住自己然后飞出一个白眼。所以她尽量冷静地转身,然后向自己的宿舍方向走去。

江浩宇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觉得自己身心舒畅了许多。他觉得今天的自己确实有点当傻子的潜质,连他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真的因为是看到以前同学校的同学,突然倍感亲切么?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那种性情中人。不过现在倒是觉得,接下来的三年应该也不会太难熬。江浩宇一边向宿舍走去,一边想着一些有的没的。

来这个学校是家里安排的,对于家里的那些人脉关系他向来不屑,所以来报到时他满心不愿,但现在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唯有顺从。只是没想到,刚入校门时他烦躁地一抬头,却一眼撞见一张温柔的笑脸。

那个女孩子的胳膊挂在她妈妈的臂弯里,巧笑嫣然,带着撒娇的眉眼,笑得眼角弯弯。他的心突然就不再烦躁了,甚至不由得变得有些柔软。

他认出她来,是当初那个因为他而背了个锅的女孩儿。他作为当时校园里的头头,有关他的事情自然会传到他的耳朵里,也自然会有人在她路过时指给他看,告诉他,她就是那个倒霉鬼。

实际上他对她在还早的之前就有印象了。初一入学后的第一次摸底考试后的那次表彰大会上,她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台发过言。那也是他难得的一次坐在会场里开会,虽然有些昏昏欲睡。

当时江浩宇正在眼皮打架时,听到了台上传来了一个女生的发言,而身边有男生正在议论她。听说她是三班的,叫唐小余。听说她成绩很好,还担任了课代表。听说她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实际上性格泼辣。听说有不少男同学想找她一起打羽毛球,但她理都不理,高傲得很。议论到后来,那些男生还拽了句诗来形容她,说什么“动若狡兔,静若处子”。

他听着这些议论感觉实在有些好笑,然后便把目光投向了台上。那个别人口中的女孩,正在热情洋溢地演讲着。圆圆的脸蛋,声音很甜,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那时的她扎着一对高高的马尾,看起来非常的土气,却又有种蓬勃的朝气。

他对这些小女孩实在不感兴趣,但那次他还是记住了她的名字。或许是因为她太阳光,让人觉得这才是初中生该有的模样。他瞅了一眼那两根被高高绑起的长长的马尾辫,“嗯,果然很土”,他由衷地觉得。

后来再一次看到她已经是初二的时候了,在学校的一次文艺汇演上。他带着他的小弟们在场地里巡逻,舞台上唱唱跳跳的甚是吵闹。然后他就看到身边的小马鬼鬼祟祟地朝他使眼色,“老大老大,你看舞台上领舞的那个,是那个‘锅’不?”

那个“锅”自然是指唐小余了,自从听说她含冤背下一口锅那件事后,他身边的人津津乐道了许久,提起唐小余就会想到那个“锅”。

江浩宇抬眼看去,那个领舞的还真是唐小余,绑着一根高马尾,里面还掺杂着些五颜六色的什么鬼玩意儿。她看起来好像比演讲那会儿稍微胖了点,蹦蹦跳跳的,脸蛋有些微红,像颗诱人的红苹果。跳的曲子应该是叫《眉飞色舞》,曲子很动感,那人很青春。“没想到她还会这些”,他暗自思忖。他环视一圈舞台下的人群,欢呼雀跃地男同学恨不得把自己扔上舞台,他暗自皱眉,表示实在没眼看。

几天后他发现坐在他身边的赵胜在那儿暗戳戳地捣鼓着一封情书,他一时兴起瞅了一眼,竟然发现是写给唐小余的。

就见上面写着什么“自从你出现在窗前的那一刻,只一眼我就再也忘不掉”,“你是如此美好,我不敢贸然打扰,可又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你太优秀了,让我感到惭愧。我想加倍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定能与你匹配”……诸如此类,看得江浩宇都快吐了。这家伙真是煞费苦心啊,估计这些年所学都用在这一刻了。

后来江浩宇才知道,原来他们班的耿敏敏和唐小余从初一时就关系很要好,并且一直关系很亲密,所以唐小余时常会到他们班来找耿敏敏。只不过江浩宇平时在教室的时间不多,在的时候也多数在睡觉,所以并未遇见过。

江浩宇看到赵胜偷摸地把情书和一份零食一并交给了耿敏敏,耿敏敏虽显得为难但还是收下了。然而,第二天早操的时候江浩宇就看到了唐小余拉着耿敏敏一起,把一个信封塞到了他的班主任手里。

江浩宇顿时替赵胜感到一阵皮紧。果然,再见赵胜时,那家伙垂头丧气,怨声载道,说自己遇到了一个好狠心的女子。江浩宇突然觉得好笑到不行。

只是自那以后,唐小余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班的窗外。再再后来就是初三了,他们唯一一次正面遇见。

“你好,同学,请问高一(1)的宿舍在哪一层?”

江浩宇收回思绪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宿舍楼下,转头看了眼身后说话的人。个头与他差不多,戴着副眼镜,看着有些斯文。然后他口气不佳地回道,“没见着我拉着行李箱吗?”意思是他拉着行李箱明显也还没进过宿舍,这人竟然看不出,莫不是眼瞎!他向来不喜欢和蠢人说话,还是个眼瞎的。然后他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对方倒是好脾气,一点不在意的样子,呵呵笑着跟在后面。然后他就发现前面这个臭脾气的人走进了一间门上挂着高一(1)班101的房间。虽然旁边102-104都挂着高一(1)班,他们还是都走进了101。估计是因为,先到的都喜欢往前面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