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之修炼非我本意,洛城曦穆亦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之修炼非我本意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孟明晰

角色:洛天昊洛曦

简介:[不穿越+非重生+单女主]
人生太苦
全是欺骗,背叛,尔虞我诈,利益当先
他,不活了!
洛天宇,祝你成为人上人!
仇人啊!祝你过得更好!
小女友,祝你早日褪去妖气,找到相伴的道侣
五千年的大佬,祝你看戏愉快!
弥留之际,洛天昊送上由衷的祝福
龙纹抱着洛天昊的大腿撒娇卖萌求原谅:主,我错了……

书评专区

信仰大爆炸:干草带毒,脑洞并不新鲜,格局也比较小

雄霸天下:不错的作品!

重生从拒绝加班开始:千里邦畿,维民所止。

玄幻之修炼非我本意

《玄幻之修炼非我本意》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虎落平阳,欺不得

“不说是吧,废他一条胳膊!自然知道老子的厉害!”

洛天昊摔在地上,一佣兵在他身上四处摸索,另一名佣兵捏住他的胳膊,神色残忍至极。

在正常人看来,两人的动作虽快,却留有一定余地,告饶的时间足够。但洛天昊的身体状态极为糟糕,昏头转向间,全身被摸个通透,让洛天昊的心头升起一种名为屈辱的情绪。

龙纹又开始哭,脸上泪水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与此同时,那捏住洛天昊胳膊的佣兵残忍发力。

他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

另外一人则是伸出大手,要将两人强硬分开:“你这小娃娃,长得唇红齿白,倒像是大户人家里的少爷,认一个废物奴隶为主,你脑壳秀逗了吗?”

嗯?

胳膊没断?

小娃娃没捞着?

“玩够了吗?”

洛天昊晃了晃眩晕的脑袋,缓缓地站起身来,他看了眼身边泪光盈盈的龙纹,意味深长。

看来这一次,龙纹没有保留!

龙纹委屈巴巴,化作流光消失。

见此一幕,两名佣兵不禁瞪圆了眼,变魔术?

以他们的眼界,根本无法想象这一幕意味着什么。

先天境作为武者的门槛,是区分武者非武者的标志,即便是一个垃圾先天,都能秒杀多个非武者!

先天之下皆是普通人!

洛天昊的修为重铸过一次,因圣体灵源被夺废过一次,先天能伤到他,普通人就不行了。

别看他表面上弱得一匹,却是实实在在的多次筑灵,单看肉身强度,先天境下几乎无敌。

“那小娃娃呢!”

两名佣兵不觉得,眼前这个垂死的家伙能有威胁,一致认为,洛天昊施展了某种手段,将那小娃娃藏起来了!

小娃娃模样生得好看,健健康康,至少能卖三千金币。

完全是小天这等废物不能比的!

三千金币,够他们队去百花楼逍遥一个月了!

拿人钱财,等于谋人性命!

两名佣兵抽出腰间大刀,随时准备砍洛天昊。

洛天昊气得浑身哆嗦。

龙纹化作的小娃娃的模样,正是三五岁的他!

卖他一次不够,还想将他卖第二次?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愤怒之下的洛天昊,洛府两大核心功法自发运转,天地灵气被蛮横掠夺,灌入他的体内。

只是武脉扭曲在一起,身重受伤,千疮百孔,如同针眼密布的气球,大部分灵气又溢散了出来。

“故弄玄虚!”

两名佣兵团有点慌,咽了口唾沫,对视一眼,两人握紧大刀,一左一右朝洛天昊双腿砍去。

小天现在是林秋玉的奴隶,他们不敢下死手。

嗤!

风声呼啸。

洛天昊一掌拍出,他的手上,还沾着干涸的血迹。

那一掌,轻描淡写,灵力不显,隐隐间却是有无数纹路自掌心勾勒,某一刻光芒大盛,四周天地灵气似乎受到召唤,悉数灌入纹路中。

轰!

光芒爆发。

两道身影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砸垮一片墙,火焰趁机而上,一时间,火光滔天。

佣兵的尸体很快被火海淹没,连一点惨叫都没有发出,很明显,洛天昊那一掌落下的时候,已经夺走了他们的性命。

那就是神奇的灵纹!

不然,洛天昊以重伤之躯杀他们,也要费点心思,他呼吸都在疼,真是一点点的疼都受不了了!

洛天昊扶着柱子,洛府两大核心功法自主运转开来,渐渐地不分彼此,融合成新的功法。

感受着功法运行轨迹,洛天昊意外的发现,他的武脉在一点点修复,也就意味着,他能够重铸武脉!

洛天昊却是苦笑一声。

太慢了!

……

落日城,作为南洲三大超级势力的交汇点,连接万兽山脉,地理位置特殊,造就了城中频繁的暴力与血腥。

几年前,铁血佣兵团团长以武力强行撕下落日城的一角,这才有了落日城铁血佣兵分部。

骄阳似火。

铁血佣兵团分部一处空地上,上演着一场场热血沸腾的战斗,或兵刃相接,带起一道道清脆之音,或拳风呼啸,带起一道道沉闷之音。

吆喝声,欢呼声,此起彼伏。

“听说了吗?林啸又抓了一个卖给了林家小姐林秋玉!今天林秋玉就是来提人的!”

“真的假的?就他那屋?有个少年在里面?林啸这些天是逍遥快活了,要是那少年命薄死在里面,可就有好戏看了!”

“上次林啸抓了柳药师,还是团长帮他赔的违约金,吃了亏竟还不知收敛,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都多少天了,那小子能活,老子当场吃土!”

“刚才林秋玉出来,也没见她大发雷霆啊,兄弟,你要多少土?”

“呸!你特么没看见少团长带着人过去了?等林秋玉走了,林啸那几个才偷偷摸摸地出来!”

“……”

周边的佣兵们大声讨论着,毫不掩饰对林啸的厌恶。

林啸,那是凭一己之力带偏整个佣兵团风评的男人,看到妖兽,恨不得吓到尿裤子,长的丑实力又低,只会欺负弱小,枉为铁血佣兵!

看那一支队伍就知道,全是好吃懒做的蛀虫!

“着,着火了!”

冲天而起的大火,终于引起了佣兵们的注意。

“那个位置,是林啸的院子,老子早看他不顺眼了,走,弟兄们,把他院子周边挖空,那院子,林啸不救,就让它烧了!”

“哈哈,对,烧了!”

洛天昊走出来,一名佣兵神色亢奋地冲过来,两人撞了个满怀,洛天昊当场被撞得摔了出去。

反观那名佣兵,身子一怔,连忙将洛天昊扶起来,憨厚地笑:“抱歉这位兄弟,太急了,没摔伤你吧?”

洛天昊淡定地爬起来,双手插兜,从旁边走过。

林秋玉和林啸等人不知去向,不意味着他危机解除,当务之急,是吃饭!寻一个安身之所,稳住一身伤。

远处,一道紫色身影投来视线,那张犹带半分稚嫩的脸庞,与周围五大三粗的佣兵格格不入,他看着洛天昊的背影,不禁皱了皱眉。

“柳药师,你放心,那火弟兄们绝不会救的!”

“让它烧了,给你出气!”

“林啸被林秋玉从百花楼拎出来,这会儿迫不及待赶回去续上呢!那火,没有人会救的!”

听到佣兵们的声音,柳药师不禁失笑,“那是林啸的院子?谁放的火,不怕被捅出来吗?”

佣兵们一怔。

继而异口同声道:“林啸抽烟,可能是烟头引起的。”

“也可能是老鼠打翻了油灯。”

“应该是哪里电线过水了。”

“说不定是昨晚打雷引起的,只是今天才燃起来。”

“对对,石蛮,这么多年了,老子才发现你是个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