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涛周易褫夺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褫夺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文元

角色:周易林涛

简介:28岁无业游民的周易,被突然其来的一场爆炸案卷入其中,爆炸、面具人,在周易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下,又莫名其妙地成了网络通缉对象
直到他打开那个神秘箱子后,越来越迷惑的事件,逐渐浮出水面
一个神秘的组织

书评专区

重生之网红上位攻略:比较早期的网红文,苏爽,网络营销。

食神:太监了

纽约1995:低配版1991吧,这书开局最大的问题是主线剧情贯彻不够到位,主角什么都想来一手,支线剧情对巩固主线作用不明显,剧情起伏不够抓人,只能算勉强一看

褫夺

《褫夺》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神秘人

听到声音的周易,小心翼翼地推开隔间的门后,就看见穿着医生外套的男人,他戴着金属眼镜,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样子。

“你是谁啊?为什么要帮我啊?”看他长相和气质,周易忍不住好奇,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

对方并没有回答,而是从身后,拿出一个纸袋,递给了他。“换上这件衣服,跟着我走。”

周易接过纸袋,却从里面掏出一顶假发,而且还是**浪的卷发。他一脸震惊地看着对方。

“这位大哥,我想问一下,您是认真的吗?”

十分钟后,一身紧身洋装,烈焰红唇,踩着8公分高跟鞋的周易,扭着臀部在众人的目光中,坐上超跑离开了医院。

副驾驶内,一声不吭地靠在车窗上,整张脸写满了委屈,他一个大男人居然穿女装,而且还是齐臀小洋装。

想到这,他还不忘拽了拽,向上卷曲的裙摆,试图遮盖外露的大腿。但这一动弹,紧贴身子的布料,反而让他浑身难受。

“别乱动弹,路上有监控。如果你不想被他们抓回去,就老老实实地坐着。”

眼镜男的这句话提醒,周易瞬间想起,病房里那一遍一遍盘问的场景,吓得他立马一动不动地,乖乖坐好。

不知道开了多久,车子停在一处,僻静的山坡上处。周易透过车窗,看到这是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心里虽然有些犯嘀咕,但看见眼镜男直接下车,也只能见状也跟了上去。

踩着8公分厚的高跟鞋,没走几步鞋跟就**土里,眼看眼镜男就要走没影了,周易干脆直接把高跟鞋甩开。

低头捡起高跟鞋,待再次抬起头时,眼镜男已经消失不见。

看着眼镜男消失不见的位置,周易试探性地喊了几声,见无人回应,周易表现的倒是没有多恐慌。

这样并不奇怪,因为这一路上,他早就想要找个机会逃跑了,而眼下不正是一个逃命得好机会。

想到这他再一次,佯装找人的样子,向前跑了几步后,又对着空气喊了几嗓子,目光却是环顾四周,努力寻找一个隐蔽点,试图逃跑。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不许动!!”一个声音极其低沉的男人,出现在身后,后脑勺更是被一个金属的东西抵着。

这突然起来的声音,吓得周易后背一凉,不过还没等他反应。下一秒,后脑勺一麻,整个人直接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市局会议室内,程局坐在会议室的正中间,前方屏幕正放着,调查信息的资料影片。

“犯罪嫌疑人,周易、男、28岁、龙江省松宁市人、去年3月份到达济临市,”

建筑类专科院校毕业,去年的4月份在一家生鲜超市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其他原因离职,便一直从事兼职工作。”

“建筑类专科院校毕业,工作还不稳定,现在人还跑了,这人要没点问题,谁能相信啊!”说这话的人,是刑侦二队的队长——萧宇航

小张对这个萧宇航,就没什么好印象,这可能是因为这个萧宇航,仗着自己家里经济条件不错,常常给人一种目中无人,说话总是装腔作势的样子。

尤其是刚刚说到,人跑了的时候,眼神还有意无意的飘向他和林涛二人时,那表情简直就欠揍。

“这个还是不能轻易下结论,周易现在虽然被列为重点犯罪嫌疑人,但通过调查和附近的人员走访,目前还没有找到,他有实质性的作案证据。

所以这个结论,我劝萧队长,还是等调查的证据齐全后,在做定论吧!”

林涛的这几句话,虽然有道理,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样直接说出来,这是明摆着,驳了萧宇航的脸面,让他面子上挂不住。

萧宇航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得铁青,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刷地一下,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弥漫着一股子火药气味,可能是因为程局在的原因,下面的人也只能面面相觑,没谁敢开口触这个霉头。

程局放下水杯,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人,反问道:“吵架啊!那多没劲啊!”

还是我给你俩搭个擂台,你俩上去比划比划多好啊!我再顺便叫其他中队的人,过来看看热闹!”他说这句话时,表情有多平静,实际上就有多恐怖。

那股子说不出得压迫感,别说这两人怕了,就屋子里其他人,都是一个大气不敢出。

可程局眼下是没有时间,处理这两个人的情绪问题,眼神落在林涛身上,示意他接着介绍调查的案情内容。

“根据痕迹科和爆炸科,对现场爆炸的结果分析,这个爆炸物,应该是一颗直径不超过3公分的新型炸弹。”

炸弹的威力并不是很大,但对人体危害性还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说着屏幕上,出现一颗外观有些破损的小型钢珠。

看见这个钢珠的程局,眉头微微皱起,心里那股子不好的预感,果然还是应验了。

坐在程局旁边的刘队,接着补充道:“从医院调查,也发现了一些线索。”

根据医院的监控系统,确认发生消防警报,是在晚上的八点零五分,消防报警的主要原因是线路短路,触发了报警线索。”

几乎是在这个时间点内,林涛发现上厕所的周易消失,到放出烟雾弹和他逃跑的时间,相差不到3分钟。”

这不到3分钟的时间里,两个人看丢了一个大活人,这种耻辱感是林涛和张警官,实在难以平静下来。

“短路?烟雾弹?我可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多的巧合,看来这个周易逃跑,肯定是有人暗中帮助他。”

要不然他一个普通人,怎么能在两个**的眼皮底下逃走。最关键的是这个帮助他的人,一定有着很强的反侦察能力。”程局的这几句话,像是给林涛和小张两个人一丝安慰。

周易的逃跑,确实是有人暗中帮助,不过这种帮助摆在周易眼前,他却一点想笑的感觉都没有。

密封的地下室,一道道金属隔间,紧挨着的隔壁流出的暗红色液体,一股子刺鼻的腥臭味。

最重要的是,耳边传来的那轻微的划破某种物体的声音,总能让周易情不自禁地联想到,金属刀具分解猪肉的画面。

这一刻他真的后悔了,当初自己还不如待在医院,被那两个**审问好了,为啥非要跟着一个不认识的眼镜男出来。

关键的是,那个眼镜男现在下落不明,身份更是不详,想到这里周易突然灵光一现,像是想到了什么。

哗啦哗啦一连串铁链,碰撞发出的声音,在周易的耳边响起,还没容周易反应;套在头上的头套,直接被掀开,刺眼的光束直接打在眼前,周易勉强睁开眼睛,差点没被眼前这张怪异人脸面具吓到。

“我们又见面了!”对方的声音,很明显是经过处理,但听着语气倒是让周易觉得,有些熟悉。

不过这些细节,很快就被眼前,另一番景象所震住。

戴着鬼脸娃娃面具的人,也注意到周易的目光,被盖着白布渗出血色的尸体所吸引。

尤其是看到那张有些熟悉面孔,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地道:“你….你杀人了。”

“你看到也好,省的我还和你解释一番。”对方这坦然的态度,倒是让周易不知所措。

可对周易来说,活了28年的人生里,杀人放火这种违法乱纪的事,几乎都是在电视里看到。

第一次亲眼目睹,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从眼前消失。

这种心理和生理从来没有过的反应,让他产生极度的不适,他浑身颤抖,头晕恶心。

即便他强忍着那股子不适,为了不想让自己看上去那般狼狈不堪,可他却忘了自己,手脚捆绑面露苍白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质问,并没有刺激到对方任何情绪和肢体上的变化。

好像对方早就料到,他的反应和态度。

没有看到对方的变化,被捆绑在椅子上的周易,低着头嘴角微微,发出一串低沉的笑声。

“你费尽心思做这一切,有意思吗?”

鬼娃面具之下的人,眼睛一眯,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 你小子,看来还不傻呀!”

“说说看,我究竟费尽心思做了哪些事。”面具人一字一句的话,在周易眼里简直就像是,玩死耗子的猫一般,没有尊重只有对生命的藐视。

周易抬着头,脸色露出一丝不屑地表情,“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你把我抓过来,不是杀了我,难不成还是想求我吗?”

“哈哈哈…..”听完周易的这几句话后,面具人仰头长笑,不过笑声听着却令人头皮发麻。

“周易啊!周易!我究竟是该夸你聪明呢,还是说你愚笨呢?”说着他将脸上的面具摘下,看到面具下的这张脸,周易惊住了。

他居然和那个眼镜男,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不过不同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说不出的危险。

“你…你不是刚才那个人。”

面具男嘴角上扬,露出一丝邪魅笑容道:“还不错,能看得出我他的区别,还有**的机会。”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棒棒糖,蹲在周易的跟前,直勾勾地看着他道:“小子,算你运气好,接下来就是你的好日子了。”

说完他将早就准备好的针管,猛地扎在周易脖子处,冰冷的液体顺着血管流向全身,片刻间周易便感觉,意识逐渐涣散,渐渐陷入黑暗之中。

躺在手术操作台上的周易,全身插满管子,更为震惊的是,在机器的操控下,他的大脑被打开了一个,一公分的小孔,一枚不到5毫米的半透明物质,就这样被植入在周易的大脑中。

整场手术时间,花费了不到3个小时,面具男的主要负责内容,就是观看这场令人震撼的医学观影。

与此同时,警方已经通过医院的监控,找了可疑人员,眼镜男和换成女装的周易。

随着急促的警报声响起,数十辆警车抵达郊区山坡,现场发现了周易扔掉的高跟鞋,不远处的一栋废弃仓房吸引了他们注意力。

人员快速靠近,就在特警人员准备进入时,一声清脆的滴滴警报声响起,接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这个仓房瞬间化为平地。

有些靠得太近得人员,更是随着爆炸产生得气浪,掀起吹倒在地。而这一幕,早就被面具男隔着屏幕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