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凡不累全章节(以凡证道)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以凡证道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不累

角色:周凡不累

简介:仙界圣地,五行池,涌出一滴圣水
据仙史记载,服下可化去自身五行,证道脱离三界
消息不胫而走,风界和雨界勾结魔道叛变
正坐镇圣地的仙界第一战力雷界仙尊雷震兵解,发挥最大实力,将风雨二界仙尊重创,
元神通过领悟的一丝本源之力将魔界一位圣主压制,仙躯最后的灵力把圣地包裹
划破虚空,直奔下界而去,寻那最后一丝生机……

书评专区

冠军之心:标准小白文适合新人观看~~老书虫请绕道~~毒死不管埋

快穿之逍遥道:男主纸片人,感觉太迷了一点都没有觉得他男神,一个词淡漠,淡漠你妹啊!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主角就是个稍微有点能力,就敢上九天揽月的憨憨!

以凡证道

《以凡证道》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田家来人

田福见小姐刚下来就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为难的看了一眼家主田彬。

他也听说了一些事情,修仙家族一般只有一个开灵名额,而本家因为少主身为落云谷的内门弟子,才能多出一个名额。

本来家主已经收一名散修的灵石,允诺一个名额给其孙儿,那散修二人数月前便已来到田家,好像和小姐相处的很是要好,家主也很是看重此子,毕竟已散修的身价,若非其后辈资质不凡,绝不会花费如此代价前往宗门开灵了。

其实开灵花费对着一个修仙家族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是少主十数天前突然传音家主,强行将名额要了出来,给了周凡,家主不得以才退回散修灵石,让其另寻他法。

田彬回头瞪了田甜儿一眼,说道:“甜儿,莫要再胡闹了,若不是周凡小友救了你大哥,我田家就少了一名身在宗门的筑基修士,田家马上会被栖霞郡其他家族排挤,沦为二流。”

田甜儿很是不甘的努努嘴。

“可是王大哥怎么办?”

“休要再提及此事,田福你去把周凡小友请来,此行路途甚远,我这便要启程了。”

田福赶忙称是。

片刻后,放下医书的周凡,跟着田福下楼。

田甜儿看着这个粗布衣衫,相貌黝黑普通的小男孩,恶狠狠的道:“你就是周凡,赶紧把王大哥的名额让出来。”

田彬怒喝:“你给我闭嘴。”又朝周凡一抱拳,“多谢小友救了逸儿,这一日田掌柜可有怠慢之处?”

周凡看到田彬一脸长期高居上位者才有的威严,想来应是田家家主无疑,回礼道:“家主大人,不必如此,举手之劳而已,任谁见到也不置之不理的。”转身向一旁的田福看了一眼又道:“田掌柜对我也是照顾有加。”

田福感激朝周凡点点头。

田彬哈哈一笑道;“好,逸儿说你心地纯良,果然不虚,请上马车,咱这便启程。”

……

豪华的马车,在官道上疾驰,而后还跟着几匹随行仆从骑乘的骏马,此时已经是远离了栖霞郡。

马车很是宽阔,坐在车里一侧的周凡,闭眼沉思,手轻抚着胸前的一把小剑样的吊坠,这是临行前项伯送给他的,在去百草堂的路上,他特意编一道绳将其挂在胸前,韩先生也送了他一些医书,嘱咐莫要荒废医术,修仙不成还可以回来以此谋生。不知道我这一走,他二老谁会去做饭,想及此时,嘴角不由上挑。

周凡感到一股锋利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不由睁开双眼,见是田甜儿恶狠狠地看着他。

他对着田甜儿微微一笑,虽不知她口中的王大哥是何人,顶替他人虽非他所愿,但他也不想失去这个可能是唯一一次进入仙门的机会,事已至此,他也不愿多想,随她去吧。

随即又闭上眼睛,思考自己的事情去了。田彬应该也是一个修仙者,从一上车就盘膝打坐,手中还握着一枚令牌。

……

夕阳西下,仆从已经扎好帐篷,点燃篝火准备晚间食物。

田彬坐在篝火旁,面容有些苍白,手中灵光一闪,出现了一枚令牌,对着周凡说道:“周小友,这枚接引令牌你收好,我已经将上面王华浩遗留的印记抹去,你将一滴食指精血滴在其上即可。”

周凡闻听此言,原来在马车上田家主在做此事,但见他此刻模样似乎不是很轻松的样子,可为何接到自己才将印记抹去。

他脑中疑虑一闪而过,双手接过令牌,咬破手指,一滴鲜红的血液滴在其上。

只见鲜血方一接触到令牌,就被吸收,虚影在令牌上一闪即逝,赫然是周凡的模样。

田甜儿看着这一切,气得咬牙切齿,原本应该是她和王大哥一起去的,想起王大哥,不免对周凡又多了一丝怨恨。

“父亲,王大哥不知道还能不能去落云谷开灵?”

田彬看了一眼田甜儿,这个平时十分宠溺的女儿,这十数天来,她为了王华浩的事情不知哭闹过多少次,他本来也很看好此子,但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甜儿,一直没有告诉你,王华浩此子已经借助慕容家获取了名额,我们俩家向来不和,以后不许和他再有任何来往。”

田甜儿闻听此言,眼前一亮。

“这么说,我们马上就能见面了?”

田彬闻言暗叹,他哪里不知小女的心思,开口道:“甜儿,开灵仪式很是凶险,莫要再为其他事分神了,就算你大哥是内门弟子,也无法百分百保全你和周小友性命。”

周凡又一次听到开灵的危险,问道:

“田家主,开灵为何如此凶险?”

田彬扭头看向周凡说道:

“开灵,就是开启或者称作激活灵根,灵根就是由全身经脉汇聚而成,而人界灵气不足,导致身体经脉无法靠打坐修炼开启灵根。”

“不知数千年前,哪位天才最先开创了聚灵法阵,用汇聚庞大的灵气灌体,来激活体内灵根,只是这种方法入体灵气太过狂暴,身体经脉承受不了这股庞大的灵气会直接爆体而亡。”

田彬见周凡面色依旧沉稳,没有露出丝毫恐惧之色,而自己女儿虽然已经知道此事,但每每听及小脸都满是忧色,对周凡不由赞赏道:

“周小友,心智果然过人。”

田甜儿看着周凡这幅模样,担忧的脸色瞬间漏出嘲讽:“他这是没心没肺,无知才无畏。”

周凡听到此话,微笑地摇摇头,沉默不语。

……

数日后,三人行走在一座高山崎岖的山道上。

山道很是狭窄,一次只能通过一人,周凡踏在石阶上,一侧就是悬崖,许是这条山路很久没人走过,上面布满青苔,让石阶变得滑腻无比。

周凡跟在田彬身后,田甜儿上到数十丈后就吓得两腿发软,只得由田彬背着前行,她紧紧闭着双眼,抱住田彬的脖子。

“周小友,山路难行,小心为是,若非接引之地布有禁止飞行的法阵,我带你俩直接飞到山顶。”

周凡嗯了一声,继续赶路,其实他经常跟着韩东来上山采药,这种有石阶的山路也没觉得多难走。

两个时辰后,三人才终于来到山顶。

山顶上是足有数亩大小的一片平地,已有数人坐在一角的山石上,赫然是慕容家族之人。

“田家主,别来无恙?”慕容枫恶狠的说道。

其中的散修老者也投来不善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