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庶女重生:修仙不如休夫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庶女重生:修仙不如休夫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穗安

角色:离献丽山为璟

简介:【转世重生】+【废柴庶女】+【成长逆袭】+【追妻火葬场】
九天神女离献带着前生记忆转世到人间,竟投胎为庶女帝姬!
她的母妃是天下第一丑妇,父帝以为她是私生女对她恨之入骨,竟将她幽禁15年
15年后她重返帝宫,兄弟姐妹以为她丑陋不堪对她百般嘲讽,她却在及笄大典上以一袭红裙惊艳众人!
她的身份成谜且灵力低微,兄弟姐妹对她欺凌辱骂、栽赃嫁祸,但她机灵腹黑,将众人逐一报复
她转世而来是为寻前世恋人烛龙上神,她还未寻得烛龙的转世之人,及笄当天却传来她的婚讯!
她的未婚夫竟是辈分大到可以当她祖父的丽山惟璟!
丽山氏为盘古后代,族长老来得子有了丽山惟璟
丽山氏族身份尊贵,丽山惟璟又是族中珍宝,因此地位极高,即便炎黄二帝见了也要向他行礼!
丽山惟璟与离献皆不愿结亲,但一个父命难为,一个为救恋人转世,二人便约定暂时定亲,而后再解除婚约
离献为唤醒恋人记忆,开始对烛龙转世缙云尤死缠烂打,丽山惟璟却开始吃醋……
正当丽山惟璟正琢磨怎么解决掉缙云尤时,此时又冒出一个炎国太子姜炎居!
眼见离献身边桃花朵朵,丽山惟璟不再故作高冷,开启漫漫追妻之路……

书评专区

末日之划水大师:无限流老司机 幻疾风秽土转生 王者归来呵护幼苗 粮草预定

道祖是克苏鲁:弱智流主角这种烂书还有6分,优书这一届不行啊

大学之道:这书名真是有点略屌啊!

庶女重生:修仙不如休夫

《庶女重生:修仙不如休夫》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初见

夜晚,离献坐在院中石阶上乘凉休憩,远处又传来那清亮悠远的歌声,听着曲中的薛荔,赤豹,文狸,辛夷,她不由轻轻一笑,这写得不正是那将她看押在青要山十五年的武罗大人吗?

武罗本是黄帝麾下战功赫赫的女战神,嫫妃曾于她有恩。

当初嫫妃被流放青要山,黄帝欲派遣神荼前往看守,神荼原是看守鬼门之人,为人心狠手辣、铁石心肠,武罗担心嫫妃受欺,便辞去将军职务,请求黄帝将她派往青要山看守嫫妃。

武罗虽常年征战久经风吹日晒,但她的皮肤却白皙光泽,她的腰肢盈盈一握,皓齿雪白锃亮,耳上穿着几个小金环,耳环相撞的声音犹如玉佩的叮当声,很是好听。

她美丽独特、爽朗热情,因此追求者多不胜数。

离献望向歌声方向的宫墙,看来即便是身份尊贵的大殿下,亦要为她倾倒。

身后忽然传来易巧的声音:“帝女,明日还得早起训练仪姿,早些歇息罢。”

“好。”

翌日天色微亮时,易巧便将离献唤醒。

易巧拿来一个比她的头还大一倍的发冠给离献戴上,迈脚演示该如何优雅行步,又该如何保持头部不动,又该如何放摆放双臂,她一步一步领着离献从大堂走到庭院。

“呲溜”一声,离献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幸好易巧及时将她扶住。

易巧看着地上的青苔,愧疚道:“奴婢已向丽妃娘娘说明此处情形,但娘娘说近日宫中事务繁忙,人手不够,修葺之事暂且延后……”

“没事。”离献取下发冠:“去宫门外的长廊上练吧。”

“是。”

主仆二人来到长廊,离献重新戴上发冠,学着易巧的模样走路。这发冠极重,离献被压得摇头晃脑,身子也跟着左摇右晃。

许是她的模样太过滑稽,旁边传来一声轻笑。

离献警惕道:“何人!”

“抱歉。”一个青衣男子从角落走出来,他扬了扬自己手中的书:“我原本是想在此处看书的。”

易巧向他行礼:“大殿下。”

这青衣男子便是大殿下轩辕青阳,他的生母方雷氏生帝女时难产而去,年幼帝女也因婢女看管不善落水而亡,青阳连失两位至亲,元妃可怜他年幼,便将他收养在自己宫中,将他抚养成人。

离献对此有所耳闻,她心中泛起一丝同情,她望着他,诚恳道:“大殿下,我叫离献。”她指了指不远处的宫门,笑道:“落魄帝女,暂住此处。”

青阳看着那处杂草丛生的宫门惊讶不已:“此处竟住人了!”

离献猜出他心中所想,她暗暗窃笑,假装打了个呵欠:“大殿下,我得告辞了。”

她又连打三个呵欠:“近日我事项繁杂,整日身心疲惫,一到傍晚便昏昏入睡,睡着以后更是雷打不动。我现下得加紧练习,否则待会睡意袭来,今日便又荒废了。”

青阳长松一口气:“你去吧。”

“告辞。”

当夜,隔壁寝宫果然再没传来男子歌声。

离献接连三日都在走廊上训练仪态,青阳每日也在那里看书,几天下来,二人虽算不上亲密,但也能聊上几句。

这日,云儿前来请离献前去元妃寝宫试衣,青阳正好也在,二人便一同前往。

离献在内室由云儿伺候着试衣,青阳则在大堂与元妃唠家常。

试衣时,离献总隐隐约约闻见屋内有两种独特气味,这味道极浅,普通人定是闻不到,但她曾在母亲教导下闻遍百草,因此嗅觉十分灵敏,只是这两种气味夹杂在一起,一下子无法判断是何种花草。

她用力深吸好几口气,发现这味道竟有些像……

离献瞬间恍然大悟,她沉思默想了许久,云儿连唤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试过衣裳,离献、青阳二人与元妃寒暄了一阵才离开。

二人在回宫路上,青阳忽然道:“听闻父帝将在大典上宣布你与震蒙磊的婚事。”

青阳望向离献,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能感受到她身上的阴沉郁闷,他安慰道:“莫要担心,你才满十五,按照规矩,帝姬年满二十才可出嫁。”

离献这才长舒一口气,五年时间应是足够了。

正当二人交谈时,一行人迎面走来。离献站定一看,原来是迦瑶、云梦两位帝姬,云梦身边还有一个陌生男子。

青阳凑近她,低声道:“那是老三夷鼓。”

云梦见离献、青阳二人如此亲密低语,心中一阵嫉妒!明明大哥最宠爱的是自己,如今怎会和这个丑八怪这般亲近!

云梦朝青阳飞奔而去,亲密挽上他的胳膊,虽是对着青阳说话,眼睛却炫耀挑衅地盯着离献:“大哥回来几日怎么也不来找云梦玩耍?”

青阳不知云梦早已对离献心存芥蒂,便耐心解释道:“这几日我在带你五姐熟悉宫中事务,并非有意冷落你。”为证事实,他还转头望向离献:“是吧,五妹。”

离献心中暗叫不好。

果然,云梦一听“五妹”二字怒不可遏,她狠狠瞪向离献:“大哥竟也帮你做事,是你主动勾引的我大哥?”

青阳训斥道:“胡闹!怎能乱用‘勾引’二字!”

云梦错愕地望着这个最疼爱自己的大哥,以前即便要星星要月亮,大哥也会给她摘下来,这么多年他对她宠爱有加、言听计从,甚至连重话都未曾对她说过,此时竟因一个外人训诫自己!

云梦委屈不已,她憎恶冷冽地瞪着离献,怒声道:“也对!你这个丑八怪配不上‘勾引’二字!”

青阳一听怒不可遏,一把推开云梦:“从前我只当你是年幼无知,才对你百般包容,不想你如今说话竟如此粗俗浅薄!”

云梦听见青阳的吼骂,顿时双眼盈盈,泪光闪闪,但她并不恼怒青阳,只将委屈全都怪在离献身上。

云梦气急败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法术将离献困住,见离献挣扎几下也无法逃脱,她便嘲讽道:“堂堂帝女竟然毫无灵力,真是个废物!”

青阳欲上前阻止,却被夷鼓拉住。

夷鼓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大哥,女人的事,咱们便不要插手了。”他暗暗用灵力将青阳按住,青阳灵力低微,反抗不能,动弹不得。

云梦望着离献的面具,突然冷笑一声,轻轻一甩手,一道光立刻朝离献的脸上飞来!

离献心中暗暗叫苦,看来云梦不只想毁掉她脸上面具,还想毁掉面具下的容貌,自己真要变成她口中的丑八怪了。她将目光投向青阳,此时青阳虽面色焦急,却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她的心凉了一大截,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光越来越近……越来越刺眼……

离献似是眼睛被光束刺痛,又似是心中绝望,她缓缓闭上眼睛……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空中突然飞来一道金光!瞬间将云梦的法术化作一团烟雾!

一个身影缓缓走来,烟雾遮住他的面容,只能看见他身穿白衣,衣袂飘飘,超尘脱俗。

烟雾散去,众人定睛一看,此人面如冠玉、凤表龙姿,他竟是……

丽山惟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