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业吉屋)终末信标全文免费阅读_白业吉屋全章节阅读

看过很多都市小说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终末信标》,这是吉屋写的,人物白业吉屋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终末信标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吉屋

角色:白业吉屋

书评专区

龙脉猎人:前期还能看,中后期开始人物弱智化,剧情平淡无味,情节逻辑漏洞百出

耐色法神:不错的游戏文

灵吸怪备忘录:再一次断更中。DND神作,虽然是老书,但是文风优秀,完全没有时代感。塑造了一个充满智慧的灵吸怪,烙兹• 痉挛剧痛。——————————————————————

终末信标

《终末信标》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白兔

观景台上。

“杀了?”女士走到观景台边缘,扶着栏杆向着王安斐尸体的地方望去,少女的衣襟此刻已经浸透了殷红的血,她原本白皙的脸颊也已模糊不清。

“可不是,真是个了不起的小疯子!”少女也走了过来,瞧了一眼王安斐,随即转过了头。

“咱们‘窥世’你知道的,是**存在了很久,致力于保护民众于非常规事件的组织。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保护民众。”

“换而言之,以王安斐的‘媒’,她如果拒绝了‘窥世’的邀请,她会被清除。”

“当时,她,就在王安斐拒绝‘窥世’邀请的时候,对王安斐说了。”

“普通人听到清除肯定害怕啦,我当初就是呢……可那个小疯子一点也不怕,王安斐还笑着对她说,只要塞壬死了,那就不会违背你们的宗旨了?”

“我的天,谁会从那个角度来想问题!要知道,‘媒’对我们来说是纯粹的利大于弊,而且那可是A级的‘媒’!”

“她怎么说?”女士的表情没怎么变,只淡淡地问。

“她说,是的。”

“你问问天女,塞壬是不是告诉了王安斐什么。”

“和你谈八卦真烦人,一点乐趣也没有……”少女嘟囔着,但还是打了个响指,左眼下白羽的燕子很快飞了过来。

又是几道流光在少女刘海下的眼睛里闪过。

“!”少女身躯震了一下,左眼下有白羽的燕子像是被子弹打了一下,从胸口的位置炸开了来,变成了一团璀璨的碎片。

“……”女士看着少女,她戴着手套的手抬了起来,手周围的空气瞬时粘稠了起来,一位白衣青年男子的身影在那一团近乎凝固的空气里若隐若现,她伸手一抓,一把银白色的步枪被抽了出来。

“怎么了。”女士双手握着枪,一双眸子的颜色从紫罗兰色开始变得流光溢彩,最终,眸子的颜色变成了银白色,她冷冷地注视着周围。

“天女被屏蔽了……”少女捂着眼睛,但手指缝隙之间还是有透明的液体流出。

“敌袭。”女士银白色的眼睛幽幽的发着光,她看着周围的场景开始变了,原本的晚霞也渐渐暗了下去,这位女士却笑了起来,“猜猜几分钟可以解决?”

“三分钟没解决我就打你小报告。”少女捂着眼睛,但没有液体继续流了,连接天女被打断的反噬从而导致的流泪,差不多要结束了。

“三分钟内解决你请我喝酒。”

“成交!”少女气呼呼的说。

“给我把他们屎打出来!”

“呵呵。”

鲛人城。

白业没听见了那声“会”,他连续唱了几首风格迥异的歌。

“什么也没有发生……”白业放下琴,“哈,白期待一场。”

听着楼下的打斗声还没结束,白业有些困了。

“晚安。”

再次醒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白业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阁楼上了。

他正躺在一张床上,柔软的被子轻轻盖在身上,温暖的被窝让他完全不想动弹。

“躺一会……”白业迷迷糊糊地想道。

过了一会,一声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白业看见一位少女走了进来。

少女穿着一条米白色的长裙,腰间松松系着一个蝴蝶结,乌黑的头发束成了两股麻花辫,这更加突出了她小巧的鹅蛋脸,她的长相很是出众,一双咖啡色的眼睛更是十分动人。

白业看着少女,眼睛不知为何有些模糊了,他觉得这样很不正常,于是阖上了一半眼皮。

“你醒了吗?”少女看着白业半睁的眼睛,抿起嘴角微微上扬。

“早上好。”白业回答。

“早上好。”少女笑道,“我们去吃早餐吧。”

鲛人城的另一侧。

“说好的三分钟呢!”眼下有痣的少女盯着前面走着的女人。

前面的的女人,那位女士,她眼睛已经恢复了紫罗兰色,她看上去古井无波,眼底却是藏着一丝尴尬。

“呃……”苏又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张嘴。

“噗。”少女笑了,她嘴角弯弯的,虽然没有露出全部眼睛,但也煞是可爱。

“没想到来的是‘小偷’。”少女说,“而且是打洞的那个‘小偷’,有够麻烦的。”

“毕竟他可以‘开洞’连接心域和现实世界,啧,白兔先生真是令人讨厌的‘媒’!”少女撇撇嘴。

“‘小偷’就没有不麻烦的‘媒’。”苏又说,语气有些丝丝无奈。

“就是,真烦人。不过,不能正面打,苏又你是不是快气死啦?”少女笑吟吟地看着女士。

“嗯。”苏又紫罗兰色的眼睛有些苦恼的神色。

“哈哈。”少女笑了一会。

“这里看上去是王安斐的心域。”苏又抬起头看了看,“现在是早晨?”

“大概是。”少女拉住苏又,待苏又转过身,她蹲下摸了摸脚下的石头,和小道旁的泥土。

“这土有问题。”少女抓了一把土,给苏又凑了过去。

苏又看着土壤被捧到她眼前,没有躲开,紫罗兰色的眼睛一阵流光溢彩,最终她的眸子变成了湛蓝色,她端详了一会土壤,随即开口。

“土壤被腐化了,一种生物导致的。”

“给个瓶子。”

苏又右手周围的空气开始凝固,白衣青年的身影隐于其中,她伸手一抓,一个玻璃瓶子就出现在了她手里,苏又把瓶子递给少女。

少女抬手接了瓶子,抓了一些泥土放了进去。

“走吧。”

没走一会,她们看见了一个指示牌,上面只三个字。

“鲛人城。”

“哟,塞壬的地方呢。”少女说。

“关翎,”女士看向少女,说,“跟在我身边。”

“知道,”少女关翎的神情有些凝重,“A级‘媒’塞壬的心域。”

“有些难办了。”

鲛人城的另一侧。

白业和咖啡色眼睛的少女走在沙滩上,他们身旁就是大海,这时的天气很好,金灿灿的阳光暖洋洋地洒在沙滩上。时不时有浪花拍上岸,雪白的浪花溅射出粒粒珍珠般的水滴,轻轻打在两人身上。

白业走在后面,他觉得少女很熟悉。

“百分之八十的概率是王安斐。”他回想起那个脑海里的甜美声音说的话,什么这是王安斐的心域,王安斐想让自己进来。

“让我进来的原因是什么?”白业看着走在前方的少女,“哦对,找到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呢,,,,,,”

前方的少女走路是蹦蹦跳跳的,她束的两根麻花辫欢快地小幅度甩动着,从背影看上去,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应该是对我有利的东西。”白业盯着少女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情绪从他心头涌来,他很想一直这样走下去。

“马上就到啦。”少女在前面喊了一声。

“好。”白业说话时正好一朵巨大的浪花拍上了沙滩,瞬间把他的声音淹没了。

少女没听见白业的声音,她转过头,几缕没束上的发丝贴上了她洁白的脸颊,一双杏眼装着些疑惑,她抿起嘴笑。

“怎么不说话?”她轻轻问道。

白业望着少女,一颗心骤然加速了跳动。

鲛人城大门。

“好荒凉的城!”关翎看着排列密集的一座座破烂的石头房,伸手打了个响指。

四周的空气一阵震荡,“噗”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一只左眼下有白羽的燕子不知从哪里飞了出来。

燕子飞上关翎的肩膀,稳稳站住了,它侧头啄了关翎一口。

“喂喂,又不是我的错!”关翎侧头,伸出手捏住燕子的脑袋,防止它再暴起伤人。

“知道啊,”燕子开口,一个清脆的声音冒了出来,“可我打不到那兔子,只好打你了。”

“?”一向伶牙俐齿的关翎此时竟是哑口无言。

燕子偏过头,显然不想理关翎,它拍拍翅膀,飞到了苏又的肩上。

“走哪。”苏又拉了一下燕子的翅膀。

“进门右边第三排第七间石头房。”燕子说。

“好重的海腥味儿。”关翎捂着鼻子四处张望。

“还有血腥味。”苏又闻了闻。。

天女说的房子在周围一众的房屋里算是很大了,屋前本来潮湿的泥土被践踏得格外泥泞。

若是白业在这里,他一定能发现这就是他之前去过的,有阁楼的那间屋子。

苏又把关翎往自己身后拉了拉,接着,她敲了门。

一次,两次,三次。苏又敲了三次,屋内一丝反应也没有。

就在苏又想要再次敲门的瞬间,她突然左手猛地将身后的关翎向左侧一推。右手周围的空气骤然凝固,白衣青年再次出现,苏又纤长的手快速地一抓,一把银白色步枪被抓了出来,她一点迟疑也没有,对着自己的左前方的一间石头屋旁的小巷就是一枪。

“砰。”子弹打进血肉的声音伴着一声闷哼,从小巷传了出来。

“小心,”关翎猛地被推,她趔趄了一下,随即立刻站稳,同时她的眼睛里闪起繁复的流光,“被包围了。”

话音刚落,一个又一个人从各个石头屋里的阴影里冒了出来,他们的外表各不相同,却有一处共同点。

他们都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向西边突破。”关翎说。

“……”苏又没说话。

关翎以为苏又没听见,转头看向身旁的女士,只见素有面瘫之称的苏又却是咧开嘴巴笑了,这位女士的眼睛流光闪烁,最终变成了银色。

关翎拍了拍额头,说:“记得留个活的。”

“放心。”

                       
上一篇 2022年6月28日 pm10:02
下一篇 2022年6月29日 am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