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与伪症)易祥羽沐梓秀热门小说_《少女与伪症》完结版在线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奇幻玄幻《少女与伪症》,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易祥羽沐梓秀。简要概述:知名制药公司HKL如今面临政府审查,为了转移压力,高层管理擅自刺杀政府特使
东南联合国内外战争威胁日益严重,防务外包,最终酿成巨大危机,使一座繁华的城市陷入深渊
易祥羽直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曾经所唾弃的生活,冷漠的亲情,在这一刻是那么的弥足珍贵,在面对培养液中的女孩时,她做出的选择是“拯救”,还是“毁灭”,她能否克服一切,逃离这座即将陷入深渊的城市呢?

小说:少女与伪症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永音未寻

角色:易祥羽沐梓秀

评论专区

当代物权法百科全书小辞典:知识水

二分之一剧透:啊?这不就是那个手游女帝的日常的设定吗……虽然但是这半文不白的还不如大白话呢……不推荐

玄镜司:用词造句不是我的菜

少女与伪症

《少女与伪症》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克洛诺斯陨落

一个少女在其中沉睡着,细小的泡沫从她的口鼻中慢慢呼出,像极了一群小小的萤火虫。易祥羽活了二十四年,从未见过如此纯粹且美丽的女孩,即便身上插满了输液管,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也足以让易祥羽感到自形渐秽,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她长发如绸,苍白的身体**且纯洁,犹如罗索斯基看见水中的幻影,犹如光与影的幻觉。

易祥羽走向前,用手触碰着冰凉的玻璃。她的内心忽然感到一丝久违的平静,尽管这几天已经不知有多少次遭遇令人呼吸困难,头脑嗡嗡作响的糟心事,但在她面前,一切都仿佛风消云散,连身后那些吃人的疯子都暂时忘却。培养罐最下方刻着一行花体小字“Κρόνος”,易祥羽以前在学校修过古希腊神话鉴赏,看出来这是泰坦诸神中残暴的主神,克洛诺斯的希腊名。

传说克洛诺斯推翻了父亲天空之神的统治,却也遭到了父亲的诅咒:“你也将像我一样被自己的儿子推翻。”为了避免这个诅咒,他残忍的吃掉了所有的孩子,直到宙斯出生,联合了所有的兄弟,将他扔出了皇宫,永远的放逐在地狱之中。

“我不太想你你会吃人,所以克洛诺斯的对你的意义是囚禁与放逐吧。”易祥羽心想,不由得为这个女孩感到难过。

防护门外传来沉重的拍打声,发狂员工们的叫嚷与咆哮声一波接着一波向房间里传来。易祥羽数了数陈紫递给她的那副弹夹里的子弹,站在储液罐前,紧盯着那扇大门。由于电力无法恢复,防护门只要有足够大的力量就能被撬开。在他们涌进来前,易祥羽还有几分钟决定是否给自己一个痛快。

易祥羽看了看手上的枪,耳边忽然传来阵密集的射击声。无线电滋啦啦的调频声里夹杂着沉重的脚步,门外疯狂的人们发出绝望的吼声,听上去像是被被坎普瑞斯子弹击穿了躯体。

头上的灯突然亮起,防护门缓缓打开,一群穿着特种装备的士兵闯了进来,三四条枪指着易祥羽,为首的士兵捏住易祥羽的下巴,用手电凑近照了照易祥羽的两个眼睛,刺眼的灯光差点把少女闪瞎。

“这里是β7灾害处理部队bate7,代号疯帽商,研究所下方清理完毕,重复,研究所下方清理完毕,有研究员需要撤出,克洛诺斯安全。”

医疗小组随后进入,带着印有HKL标志的手提箱,开始全方位检查易祥羽的身体。一个五十多岁,长得像个猩猩似的秃顶外国老头戴着口罩,皱着眉头走了进来。一边看着被打坏的仪器,一边唉声叹气,只有看见培养罐里的少女时,才稍稍松了口气。

他走到易祥羽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确定女孩不会袭击他后,冷冷的问道:“你们的组员呢?”

“我是实习研究员,还没有接到分配。”易祥羽露出一副尴尬的表情,“从办公层逃下来的。”

“我是首席研究员克拉尔·西蒙斯!”老头子满脸鄙夷,“这里是研究所高级收容区,下次记得待在你那一层等待救援,别以为自己能在泄露事故中上窜下跳就是英雄了。”

易祥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任由那几个医生模样的人给自己检查身体。灾害处理部队的人往外搬着尸体,克拉尔在一边用纸和笔记录着什么。易祥羽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但每个人看上去都有自己的事,没人顾及这个刚刚被吓破了胆的新人。

“克拉尔,老朋友,不要生气。”一个温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两鬓斑白的中年人穿着笔挺的西装,举手投足间像极了一个地道的欧洲绅士。他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却化不开克拉尔冷如坚冰的表情。

“这个月第四起了,李影泣,这一定是有人在破坏我的研究。”克拉尔愤愤不平的说道,“DEF那群人都是干什么吃的,照这样下去,心之渴望项目不可能有突破进展。”

“我会调查的,相信我。”李影泣笑着,拥抱了一下那个怒气冲冲的小老头,“不管怎样,HKL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把手拿开,但愿你能遵守诺言。”克拉尔似乎不领情,“快收拾你的烂摊子吧。”

小老头撇着嘴走了,背影像极了没有香蕉吃的大猩猩。易祥羽看着他滑稽的身影,不由得脑子一抽,笑出声来,给周围人吓了一跳。

“你就是易祥羽?”不知何时,李影泣已经蹲在了她面前,用一种介乎于父亲的眼光看着自己。

易祥羽点点头。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让你受惊了。”李影泣说,“你比我想象的要坚强,能够一路逃到这里来等待救援,还保护了克洛诺斯。我得替克拉尔那个老家伙谢谢你”

易祥羽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胸口涌过,她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弹夹。陈紫递给她的那把枪早已被DEF收走,夜视仪也耗尽了最后的电量,慢慢跳动着红色的指示灯。

“对不起,李先生,紫学姐是因我而死的。”

她带着哭腔的说道,“今天她本来应该休息,为了给我做入职培训,才遭遇了这种事故,这都是我的错。”

“这不怪你,不要太过自责。”李影泣用一种无法辩驳的语气说道,“陈紫的死不是你的错,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乐于帮助别人的好女孩。今天的事故我们会查明原因的,请你相信我。”

易祥羽吸了吸鼻子,拼命忍住不哭出声。李影泣挥挥手,两个医生打扮的人搀扶着少女向门外走去。他环视四周,破损的实验器具与散落的纸张已经被前来打扫的员工收拾妥当,男人将目光落在那个沉睡在培养罐的少女身上,眼神逐渐变得犀利起来。

“是时候了么。”他自言自语道,玻璃上倒映出男人沧桑的脸,“如果还是不能苏醒,也许当年我做出的是一个无法挽回的决定。”

“对不起。”李影泣转身走出实验室,不知在向何人叹息。

一些穿着厚重防护服的技术人员在大厅里往来穿梭着,运送着大袋的硼砂与医疗设备。李影泣欠身为他们让路,将藏在袖口的黑卡贴在电梯上。

男人一路向上,来到顶层会议室,花潜早已在里面恭候多时。

“你这迟到的坏毛病该好好改改了,”女孩乍一看十分的运动系,靛青色的牛仔裤,洗的发白的运动鞋。灰色的背心外面套着MARFA 的米黄色外套,修长的手臂隐约可见。李影泣也不觉得少女的装束与周遭禁欲的装修主题格格不入,只是哈哈一笑,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研究所又炸了?”花潜将戴在头上的棒球帽扶正,头发松散的系在身后,“姓李的,你简直也太能糟践钱了。这个月第几次了,三回啊三回,每次都是我给你收拾烂摊子,照这样下去,地下那帮人再不停止研发,恐怕你的新产品还没上市公司就要关门了。”

面对这个年龄几乎都能当自己女儿的黄毛丫头的训斥,李影泣居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看着满脸怒容的女孩,为自己开脱道,“这次确实是意外事故,花潜小姐,我和克拉尔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

“我信你个鬼,上次你也是这么说。”花潜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笔记本,点开一个叫“大智慧”的股票软件。HKL的指数分时图一路波浪式上升,唯独在今天上午小小的低了一下头。这一下就足以让花潜气血上涌,太阳穴直突突,和一群散户抠脚大叔一同大骂李影泣的指挥不周。”

“看看这条曲线,它本来能跑出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史诗感,可你们非要整出这种幺蛾子。”花潜扯着自己的头发,咬牙切齿的说道,“整整三个百分点,这就像泰森被阿里一拳搂倒,整个金融市场都将为股神花潜的陨落而垂泪。”

“这只是前进路上必要的牺牲罢了,花潜小姐,HKL不会让花氏财团失望的。”李影泣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貌似比少女还要悲痛“这一点,作为本公司的首席财务官,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话倒是这么说,你总得让我拿点成果来敷衍老家伙们吧。”花潜撇撇嘴,一脸委屈,“对HKL的注资年年增加年年失望,军事防务提案也迟迟没有通过。如果再不拿出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来,迟早公司被拆解成下一个恒太。”

“别拿那个经营不善的房地产和我们对比,生物工程从来都不是暴利行业。”李影泣拍了拍手,等候在门外的行政经理送来一叠文件。里面除了市政厅内部的一些材料外,更多的却是一种在白马市几乎找不到的,手感干涩的信纸。

“这是帕兰克国双子城研究所发回的研究报告,主管詹姆斯·强尼似乎在心之渴望一型的基础上提取出一种从未见过的母本,作用与性能未知,帕国似乎严厉禁止该项目进行临床试验。”男人翻动着张贴着泛黄照片的档案,语气平淡的说道,“上个星期双子城研究所在例行报告中缺席,整个会场陷入失联状态。而根据东南联合所拍摄的卫星图发现,整个城市一片死寂,夜景图上一处灯光都没有。我觉得詹姆斯先生应该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正考虑启动回收计划。”

“海外研究所也要启动回收计划么,你就不怕酿成外交事件?”花潜熟练的进入东南联合航天网,找到了那张如同没有曝光过的照片。“别忘了,我们只提供技术支持,双子城研究所名义上还是帕国的财产。”

“那又如何,帕国反应迟钝,官官相护,照这个效率处理双子城事件,天大的机会也会溜走,不如让总部代为处理。”李影泣耸耸肩,“詹姆斯的研究就算不能作为武器量产,至少也能扩充一下生产部的资料库,到时候你再转手卖给帕国,为了自家的国际声誉,我相信你能得到个好价钱。”

“这次回收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花潜想了想谈判桌上那群穿军装的老家伙吃瘪的表情,眼睛弯成了两个小小的月牙,“我代表花氏财团全力支持李总的决定,如果需要经济支持,请尽管开口。”

李影泣向少女致意,随后便退出了会议室。

花潜整理好被自己扔的到处都是的稿纸,一边看着上面用曲别针固定的照片,一边哼着pdance school乐队的歌。忽然,那份沉睡少女的文件吸引了她的注意,尽管只是平平无奇的损失报告,但花潜却认真读着上面的每一个字,直到以负责人林千雪的死亡为止。

少女叹了口气,打开电脑,进入那个绘着三个巨大武器的内部网站,打开研究项目一栏。“克洛诺斯”的下方空空如也,往届研究员的照片在一旁滚动着,填满了笔记本小小的屏幕。花潜皱着眉头,仔细核对着文件上的照片,然后将负责人一栏填上“易祥羽”,保存,退出界面。

藏在地下深处的服务器轰鸣着,无数的数据包被发送到各个网关。易祥羽这个名字在无数屏幕上闪烁着,数据锁解除,电子洪流在细长的电缆中无声流淌。

而易祥羽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经历了心理辅导后回到了家,易千瑶躺在沙发上用电视投屏看最新一集的«Rick &morty»。刚才的一切只是开始,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她的生活已经和那名一面之缘的少女有着某种紧密的联系。

                       
上一篇 2022年6月30日 am8:00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am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