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贵妃娘娘要造反啦)姜启颜容渊完结版阅读_(陛下,贵妃娘娘要造反啦)完结版阅读

火爆新书《陛下,贵妃娘娘要造反啦》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肖清颜,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懿国公府的嫡女姜启颜,放弃自由入宫采选,不为博得圣宠,只为替枉死的心上人查清真相,昭雪污名
入宫第一年:
“启禀陛下,齐婕妤在御花园折辱姜美人

“将齐婕妤贬为才人,禁足一月,罚俸半年

入宫第二年:
“启禀陛下,韦充容命人给姜昭仪投毒,人赃并获

“将韦充容贬为庶人,终身幽禁冷宫

入宫第三年:
“启禀陛下,德妃娘娘派人暗杀贵妃,贵妃无碍

“赏德妃三尺白绫

入宫第四年:
“启禀陛下,贵妃娘娘要造反啦!她带人杀去太后宫里了!”
“速速命人去保护贵妃!”
入宫第五年:
“陛下,大事不好了,皇后娘娘她——她自请出宫……”
“你去告诉皇后,除非朕死了

高岭之花智慧型女主 VS 病娇白切黑男主
一个一开始都以为是互相利用,结果双双真香的故事~双强,1V1,HE

书名:陛下,贵妃娘娘要造反啦

作者:肖清颜

主角:姜启颜容渊

陛下,贵妃娘娘要造反啦

《陛下,贵妃娘娘要造反啦》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姜公钓鱼

谢云冽哼了一声,“太子殿下也看穿了。”姜启颜现在回想起容渊的目光,都感觉如芒在背,“看穿也无碍。他贵为太子,难不成会跟我一小小女子计较这些?”

“那倒不至于,只是他难免会——”门外传来叩门声,谢云冽便停住了。“应该是叶修。”姜启颜朝外说道,“进来吧。”

叶修亲捧了两杯香茶并几叠精致糕点进来,他放下茶盘,俯身下拜,“奴才给主子请安。”姜启颜在他屈膝欲拜的时候便叫起,叶修却坚持行了全礼。姜启颜摇摇头:“你跟蔷薇一样,都太过拘礼了些。”叶修拱手道:“主子虽然仁慈,奴才却不敢放肆。主子大恩大德,奴才无以为报,只能肝脑——”

“罢罢罢。”姜启颜连忙截住他的话,他和蔷薇不愧是天生一对,只是有蔷薇一个话痨就够了,再来一个她真的要头大。“今日过来也没有别的事,本想为舍弟挑一件生辰礼物,谁知被长乐公主截了胡。你替我看看库里有没有类似的玉件,挑上好的送到府里。”

“还有一件,只不在这家店里,在徽州的分店。奴才稍后便传信命人快马送来。”叶修心里记下此事,又笑着恭维道,“还是主子机智,只三言两语便赚了数十倍的收益。”“到嘴的肥羊怎么能轻易放过。”姜启颜揭起杯盖,轻嗅了一口茶香,“你和蔷薇去说些体己话罢。”

叶修躬身应道:“谢主子体恤。这一季的账册,可要奴才拿来给您过目?”姜启颜摆手,“我现下也没有工夫看,你一并送到府里,交予木槿。”“是。”叶修应下,和蔷薇一同退了出去。

谢云冽道:“宁宁,你倒是信任这叶修。偌大的产业,都由他代为管理。”

大晋朝虽有明文规定,官员及其亲眷不得经商,不得与民争利。但自古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认真算来,如今整个晋国,民之贾十四,官之贾十六。

“朝廷毕竟有明面上的规定嘛,我也只能借他人的名义了。”姜启颜笑道:“我虽信任叶修,对他并非毫无制衡和约束。一是经营方面,他不是一人专断,我另安排了人与他一同管理。二是账务方面,有木槿这个好手总领监管着。更重要的是,我留了蔷薇在身边。叶修极其看重蔷薇,单为着她,叶修也不敢造次。”

谢云冽将一碟桂花糖蒸栗粉糕推至她的面前,“我说呢,蔷薇性格不够稳重,姨母如何会放这么个丫鬟贴身服侍你?”“蔷薇挺好的,活泼伶俐,有她陪着,给我解了不少闷。”姜启颜拣了一块桂花糖蒸栗粉糕,慢慢吃毕,“表哥,你继续,太子殿下难免会如何?”

谢云冽从袖子里取出一块青色手绢,替她轻轻地擦掉唇角的粉沫,“你啊,还跟小孩子似的,仔细姨母知道了又要说你。”姜启颜脸一红,“这不是在表哥面前一时放松嘛。表哥,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娘,我整日里被她念叨,叨叨得我头都要炸了。”

谢云冽但笑不语。姜启颜忽又凑近,眨巴着水盈盈的杏眼,道:“好表哥,你快告诉我,太子殿下究竟会如何?”谢云冽被她的突然靠近弄得一时怔住。他才惊觉,眼前的少女明眸皓齿,语笑嫣然,娇俏的脸庞在窗棱透进的光线中熠熠生辉,已有了女子的清丽婉约之态,早不是当初跟在他身后撒娇要他抱的小姑娘了。

谢云冽只觉手心发烫,脸颊和耳朵亦是如此。幸好因为近年常在外练兵打仗,他的皮肤是生机勃勃的小麦色,因此显不出什么异样来。谢云冽不着痕迹地拉开了些许距离,端起茶杯灌了一大口茶,才道:“殿下难免会怀疑你的动机,届时他若对你与缀锦阁的关系起疑,就不大妙了。”

姜启颜“喔”了一声,又突然笑得跟只小狐狸一样,指着他手里的青瓷茶杯,说:“表哥,你喝的是我方才喝过的茶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吓得驰骋疆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谢小将军喷了口中的茶,还呛得连连咳嗽。姜启颜本来只想逗逗他,可见他咳得脸都红了,她又心疼得直拍他的背,关切地问:“表哥,你还好么?要不要喝口茶顺顺?”

谢云冽本平复得差不多,听见她问又惊得咳了起来。他稳住心神,将体内的内力运转了一周,才得以彻底缓了下来,只是声音微微发哑,“没事,不用担心。”姜启颜不忍再逗他,忙转移话题,“表哥,今日碰见长乐公主和太子殿下,并非意外,且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亦是另有所图。”“噢?”谢云冽果然追问,“此话怎讲?”

“若太子殿下并未起疑,只当这是一件女儿家之间斗气的小事随手丢开,那也罢了。若他起疑,派人细查缀锦阁,却是正中我的下怀。我要的就是他怀疑懿国公府和缀锦阁的关系。”

谢云冽正色道:“宁宁,你为何有此念头?可是缀锦阁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姜启颜粲然一笑,“表哥睿智。估计是这两年缀锦阁风头太盛,碍了其他人的眼,而叶修身为明面上的东家,我给他安排的身份只是蜀地世代经商的叶氏一族的旁支子弟,在这权贵云集的京城里完全不够看,这一段时间已经有几拨人明里暗里前来寻恤滋事。”

“你怎么不和我提?”谢云冽忙道。姜启颜安慰他,“表哥你平日里军务繁多,我这么点小事哪里能去烦扰你?”“宁宁,你的事情再小,于我而言都是大事。”谢云冽说道,一字一句十分认真。

姜启颜心里甜滋滋的,如在盛暑天饮下一盏樱桃冰酿,“好,表哥,我知道啦,下次有事我一定去烦你,到时你可别我嫌弃麻烦才好。”“怎么会?”谢云冽摇摇头,“姨父忙于朝堂公务,姨母需要操劳一整个家族,你上无亲兄长扶持,下有幼弟需要照拂,肩上的担子着实重了些。宁宁,你受苦了。”

姜启颜望着他一脸疼惜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表哥,我不苦的。”世道艰难,多少人食不果腹颠沛流离,女子更是不易。她能够托生于簪缨世家,衣食无忧,父母疼如掌珠,行事几乎但随她心,哪里能说得上苦?

谢云冽只当是她性格坚韧,“别家的千金小姐都安坐于闺阁绣楼内,不是吟诗作画,就是赏花闲玩。有哪个如你,经常在外奔波操劳,在家还要帮姨母协理家事。”“表哥,这是我自愿的。”姜启颜站起身来推开窗户,一手遥指外面澄澈高远的天空,“你知道的,我生性不爱拘束,向往外面广阔的天地,不愿被囿于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能与外面的世界更多地接触,我身体的每一寸都是愉悦的。”

她回身,眸子晶亮地看着他,“表哥,我始终觉得,女子除了在家绣花赏花、相夫教子,也能够有一番自己的作为。女子智慧,应当不亚于男子,甚至可胜过男子,表哥你说对吗?”

这番话,姜启颜知道旁人听来定然觉得惊世骇俗,因而她此前从未对任何人说过。之所以诉与谢云冽,是因为两人从小一处长大,她知谢云冽,谢云冽应当也知她。嫁人是女子必然的宿命。她心里虽认定了谢云冽,仍旧想要真正确认,他能够包容、理解、接纳她这种大逆不道的念头。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人不仅要爱她,更要知她懂她。

谢云冽却为她眉眼间陡然散发的光彩所震慑,半晌才醒过神来,先是问她:“这话之前可对旁人说过?”姜启颜摇了摇头,“并未。”

“那还罢了,这话以后不可向第三个人提起。”谢云冽暗松了一口气,因又说道,“宁宁,我知道你自小聪慧过人,很多想法与其他女子大不相同。但是世道,对女子并不宽容。党同伐异的人更是比比皆是,你方才的话要是被外人听见,世人的口诛笔伐足以将你毁灭。”

“表哥,你不好奇我为什么有这么多奇怪的想法吗?”姜启颜忽问他,“你,会不会觉得我荒诞怪异,心生惧意?”“人本就生而不同。”谢云冽道,“至于怕,那更绝无可能。你是宁宁啊。”

姜启颜沉默不语,谢云冽又恐话说太重了吓到她,因而柔声说道:“不过你也不必害怕。真正知你护你的人,能够理解你包容你。至于女子的智慧和才能,我从未曾轻视。别人暂且不提,只论你,很多时候的处事谋略,我感佩不已。说来也怪,世上男儿家里皆有女眷,何故这般看轻女子?”

不论别人,只看姜启颜、他的母亲和姨母,都是钟灵毓秀的人物。

姜启颜却被他说得掉下泪来。谢云冽心急更甚,想帮她拭干眼泪,又恐自己粗手粗脚的弄伤了她,最终只是哄道:“宁宁乖啊,方才是我话说重了,你不要伤心。”姜启颜破涕为笑,“表哥,我不是伤心,是开心,是庆幸。”庆幸老天爷厚爱她,黄金万两易得,知己一个难求。她有谢云冽这个知己,真是三生有幸。

见他仍旧凝眉不解,姜启颜笑道:“表哥,我们聊岔啦,方才不是在聊太子殿下的么?”谢云冽失笑,“可不?竟然绕到这里来了。你想让太子殿下知晓懿国公府与缀锦阁的关系,意欲何为?难道是想向太子殿下——投诚?”

                       
上一篇 2022年6月30日 am10:02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am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