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薇染夏悦(傲娇爹地追上门)_夏薇染夏悦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傲娇爹地追上门》,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夏薇染夏悦,也是实力作者“佚名”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被养父母陷害,夏薇染阴差阳错的被送上了宫天昊的床 五年后,夏薇染带着一对龙凤胎高调回国,发誓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却误打误撞进了宫天昊的公司 流言蜚语满天飞: “听说,新来的设计师夏薇染是靠裙带关系才进公司的” “可不是,带着两个孩子,还想爬总裁大人的床!有夫之妇啊,啧啧……” 第二天,宫天昊高调宣布,“那个夫是我!孩子,也是我的,你们有意见,嗯?!”

第30章

第30章  那道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挖苦,来者不善。
  夏薇染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这还是易睨第一回在她脸上见到这样的表情。
  不似那日的得体和谐,眉头微蹙,脸上仿佛有了生气。
  不知为何,易睨觉得,这样的夏薇染,他仍然禁不住心里的悸动。
  夏薇染回过头,眼神中透露着些许不耐烦。
  “沈欣欣,你烦不烦人?”
  正是因为她那一侧头,让易睨的长相全部暴露在沈欣欣的视线中。
  见他气度非凡,沈欣欣心里泛起了波澜,觉得此人绝非常人。
  心中升起了这样的想法,同时沈欣欣撇了撇夏薇染一眼,只觉得她碍眼得很。
  沈欣欣心中那名为嫉妒的火焰熊熊燃烧。
  凭什么夏薇染总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那些优秀男子的喜欢?
  沈欣欣将发丝勾到耳朵后,摆出自认为最好看的角度。
  她唤了声夏薇染的名字,声音忽然变得娇俏可人。
  “夏薇染,你也不介绍一下,这位先生是谁呀?”
  见她这副忸怩作态的模样,夏薇染心里只觉得恶心得很,胃里的水差点吐了出来。
  易睨一直在暗中观察夏薇染的表情,见她眉头微蹙,就知道她和刚刚那个女人不甚对付。
  他打开身后的车门,对着夏薇染温柔地说道。
:“夏小姐,请上车吧,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和你谈谈这一版的设计。”
  夏薇染也不想和沈欣欣呼吸同一片天空之下的空气,便转过头,对着易睨报以歉意一笑。
  而后,她撇了身后的沈欣欣一眼,上了易睨的车子。
  沈欣欣眼睁睁地看着宾利车在眼前消失,只觉得肺部都要被气出胸膛。
  对着地板重重跺了跺脚,沈欣欣心中忽然有了计划。
  她赶忙对着路口挥了挥手,叫下了一辆出租车。
  跟着易睨的车子,沈欣欣来到了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沈欣欣挑选了角落的一个位置,不敢离他们太近,怕被发现,只能偷偷摸摸地观察。
  她的嘴角忽然扬起一抹阴险的笑容,遂打开手机,在公司的八卦群中发了一句话。
  “我看见夏薇染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车,动作十分亲密!”
  这句话投了进入,热闹的八卦群内忽然安静了下来。
  过了十分钟,居然还没有一个人回应,这明显和沈欣欣的目的相悖了。
  心里有些不舒服,沈欣欣又发了一条消息。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这么劲爆的消息,你们都瞎了吗?”
  她的语气恶狠狠的,过了一分钟左右,八卦群的群主在底下回复了她。
  “@沈欣欣,之前你宣传假消息,害我们被宫总罚了**,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
  原来是这个原因。
  想明白后,沈欣欣简直要气炸了。
  这群傻子,居然敢这么对她!
  转过头,看着夏薇染和易睨有说有笑的模样。
  忽然,一个计策出现在心头。
  她举起手机,对准了夏薇染和易睨。
  因为是露天咖啡厅,厅中种有青翠欲滴的大树。
  一片叶子随风飘摇,最终落在了夏薇染头上。
  易睨心中微微一动,慢慢地抬起手,覆在了夏薇染头上。
  夏薇染一愣,身子微微一僵。
  “怎么了,易总?”
  易睨的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宛若春天的风一般轻柔。
  他将那片树叶勾了下来,在夏薇染的眼前晃了晃。
  “头上有树叶。”
他轻声解释。
  夏薇染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谢谢你。”
  不远处的手机也瞬间定格,沈欣欣收回手,点开刚刚拍摄到的画面。
  正好拍到了易睨伸手帮夏薇染勾树叶的模样。
  从照片的角度看,就只能看见,易睨在揉夏薇染的头部,动作十分亲昵。
  嘴角扬起一抹讥讽的微笑,沈欣欣将照片发到了八卦群里。
  “我已经拍到了照片,你们还不信吗?”
  冷寂了好一会儿的八卦群终于热闹了起来,留言接连不断。
  “真的是夏薇染啊,这个男人又是谁?”
  “我看他的长相,好像是易氏集团的总裁,这不是夏薇染那个项目的金主嘛?”
  “想不到夏薇染这么有手段,拿下了宫总,天天给她撑腰,这会儿又勾搭上了金主。”
  “我都想找夏薇染出书了,书名就叫做《如何勾搭霸道总裁》,我第一个下单!”
  看着群中热议的盛况,沈欣欣的嘴角勾起了一道得逞的微笑。
  她抬起手,招呼了一下服务员。
  “服务员,买单。”
  -  夏薇染还不知道沈欣欣又开始作了。
  这几天,她度过了繁忙而又充实的日子。
  再加上和易睨之间的商谈十分融洽,这一夜,她睡得酣畅淋漓。
  第二天,她一身精神地去了公司上班。
  一进公司,她就投入到了火热的工作中,心心念念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将手中的设计单子完善。
  连着忙碌了几个小时,她觉得腰酸背痛,正好口杯空了,便伸了个大懒腰。
  端着水杯朝茶水间的方向走了过去,还有几米的距离,她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了议论纷纷的声响。
  她摇了摇头,心想这群人又开始八卦了。
  刚抬了脚,想要走进去,忽然在那些议论中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喂,你们听说夏薇染的瓜没有?”
  夏薇染的脚步忽然停顿。
  “听说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有手段。”
  “不知道宫总听说这个事情,会不会被气炸了。”
  “可不是嘛。
一顶帽子绿油油的,前几天刚为夏薇染撑了腰,她就跑进了易氏集团总裁的怀抱。”
  谢这些谣言约传越离谱。
  夏薇染甚至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这些谣言的。
  她这几日只见过易睨两面,每一回都是以工作为出发点,讨论设计作品。
  怎么就被她们曲解成了勾搭?
  夏薇染的心中腾地升起了一团怒火,动了动嘴唇,刚要出声。
  话头到了唇齿间,刚要出声。
  忽然,一道熟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你们都没有工作了吗?
一天到晚就知道传八卦,我花那么多钱,是请你们在公司里享受的吗?”
  夏薇染微微发愣,转过头来,倏地对上了宫天昊的目光。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15日 pm9:02
下一篇 2022年8月15日 pm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