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姐凌莫凡)闪婚甜宠:大佬宠妻请低调_闪婚甜宠:大佬宠妻请低调完整版阅读

热门小说《闪婚甜宠:大佬宠妻请低调》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叶小姐凌莫凡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佚名”,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一次意外,我被迫签下了各取所需的纸约婚姻
第二次见面,凌莫凡丢下一张卡一份协议,言辞冷调:“签下你的名字,明天带上证件,下午三点钟去趟民政局!”
第三次见面在民政局门口,凌莫凡伸出手,冷若冰霜,公事公办口吻:“叶小姐,合作愉快!”
婚后不久怀孕了,我跟那个男人婚后都不同房,孩子肯定不是凌莫凡的?
不行,必须要趁早离婚……

小说:闪婚甜宠:大佬宠妻请低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叶小姐凌莫凡

评论专区

木叶之光:伪君子型主角,无论是表现火之意志的思想还是与同伴的友好交往都充满了算计。尤其是为了接近夕日红父亲挑拨女生包括夕日红为自己打架作者自己都说主角是个辣鸡(屑),所以木叶之光是反讽吗

二次元之星:轻松愉快都市生活流小说。日常生活流。轻松不脑残

英雄无敌之争锋:英雄无敌类,DDDD

闪婚甜宠:大佬宠妻请低调

《闪婚甜宠:大佬宠妻请低调》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4章

第34章 “你们老板?”
我很是诧异。
“对,你的岗位还是比较特殊的,老板要亲自面试你。”
她继续笑着跟我解释。
我的岗位很特殊吗?
不就是个广告策划吗,哪儿特殊了?
带着这种疑惑,我跟着进到会议室里的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去了楼上总裁办公室。
进去之后,看到老板椅上坐着的男人时,我有种暴走的冲动。
“夫人,你还在面试。”
刚才带我上来的那人,拦截了我的去路,站在我跟前,恭恭敬敬地伸手,示意我进去。
“我觉得我不太适合。”
我告诉他,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夫人,我很气愤,“让开。”
“你还在面试。”
他一身正装,脸上都写着兢兢业业的社会好青年,低着头,对我很礼貌地说道:“夫人,我的工作就是把你带进凌总身前,要是我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也没有脸面再留在凌总身边了。”
我错了,社会好青年不是这样的,还是我太肤浅了。
我站着,跟眼前的这人僵持了不下五分钟。
最红我败下阵,抬腿走进了办公室。
门被轻轻关上。
我望着老板椅子上坐着的男人,“有意思吗?
凌莫凡,这样捉弄我,你是显摆自己有权有势可以呼风唤雨,还是觉得把人踩在脚底下能突显你的优越感?”
“我在面试我的特助,这样也有错?”
他微微挑眉,反问我。
我面试的是广告策划,什么时候面试的特助了?
“没错,但你选错对象了。”
我转身就走。
“站住,叶锦韵,今天你只要出去,你不单失去的是在伊企划给你的工作机会,整个B市的大小公司,都不会有人敢聘用你。”
他坐在办公桌前,面色就像是没有任何波浪的海平面。
我死死盯着这个男人看,“你在威胁我?”
“如果这个威胁有用的话,不妨可以试试。”
他平淡的目光变得异常锐利,男人宛如雕刻版轮廓深邃的脸庞上,充满了威胁性。
我站在原地,昨天的一幕幕浮现在了脑海里。
“你到底想干什么,凌莫凡,你糟蹋了我还不够,现在你又跟我妹妹在一起,既然你选择跟她一块,我不反对,那麻烦你放过我不好吗?”
我忽然心生出一些力不从心的无奈感。
这个男人眼睛饱蘸的是深不见底的幽邃,抬起的眼眸,平静无澜,无情冷漠的双眸中折射出一丝惊叹。
却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他像是嗤之以鼻一般,淡淡的笑了笑,虽在笑,幽深的眼眸确实无比寒冷,“叶梦雅是凌氏艺人,我跟她没有关系。”
“哦。”
听到他这话,我像个傻子一般,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
凌莫凡迈着大长腿走上前,站在我身旁,我后退了一步,他上前拉起我的手,拽的不紧,我使了一些劲就收回了手。
“身体怎么样?”
他问我。
“很好。”
我嘴硬的说道。
他扯着嘴角,笑容意味不明,“看来我做得不够狠,下次我继续努力。”
我脑袋疼,肝疼,心脏也疼,一时之间哪哪儿都疼。
深吸了一口气,我注视着他,“凌莫凡,我要跟你离婚,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民政局把字签了。”
“我的时间自由支配。”
他笑了笑,捏着我下巴,“当初结婚,各取所需,现在我对你没有利用价值了,你拍拍屁股倒也潇洒,叶锦韵,要离婚也可以,做我半年的情人,我同意离婚。”
“你休想。”
做他情人,这个男人是疯了吗?
那么多女人,竟然还要我做他情人!
我拍开他的手,后退了两步,“那就耗着吧,反正我也不急着结婚,耗着,要是哪天让我知道你跟哪个女人乱来,我告你婚内出轨!”
“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好了,面试结束,两天后来公司上班,回家你整理好东西,晚上六点我让秘书来接你。”
他说完,看了眼腕表,对我说道。
我如临大赦,跑出了办公室。
已经十一点半了,刚好是饭点,我在一间餐厅点了一份排骨饭。
我坐在椅子上,服务员把饭菜端上来后,我正拿起筷子,只听到一句非常厚重的嗓音:“韵韵?”
“韵韵,真的是你啊!”
我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眼前的男人,穿着荧光绿色的大棉袄,下身配着橘色格子休闲裤,脚下的皮鞋亮堂堂的能反射出光线,男人咧着嘴笑得很有特点,虎背熊腰,头顶**秃了,发量很是稀疏。
这是……这是那个,我的天,这是三年前我相亲的陈向东嘛。
“韵韵,你又来相亲了?”
他凑了过来,对我很熟的样子。
我不饿了,光是看着眼前这人,我觉得就已经八分饱了 “韵韵,你现在结婚没有啊,好多年没有你消息了,你跟凌总裁怎么样了,你父亲也出狱了,当场无罪释放,看来当年是我冤枉你了。”
陈向东挠挠后脑勺,很是感慨地说道。
我没说话,他又接着说道:“韵韵,这么多年了我还没忘记,也怪想你的,你要是还没跟其他男人好上,看看我怎么样?
我前两年换了辆新车,你跟我结婚后,我准备拿五千块钱出来去蜜月旅行……” 他越说越投入,最后还跟我讲生孩子的事情,说要生三个小孩,两男孩一女孩,越到后面越扯。
我屏住呼吸,站起了身。
“诶,韵韵,你等等我,急急忙忙的这是要去哪儿啊?”
他追了上来,“别不好意思,韵韵……” 这头猪,到底想干什么啊!
我掏出手机给我闺蜜打了电话,电话很快被接起。
“喂,你好,哪位?”
“我啊,叶锦韵!”
还真是,这人三年了也没换号码,我在电话里长话短说,正好,唐乐乐就在附近。
我找了一家咖啡厅刚坐下,陈向东紧追不舍,随之跟了进来。
服务员问我们几位,“一位。”
我对服务员说。
“两位。”
陈向东笑容油腻。
“一位。”
我对服务员使了眼色。
陈向东不依不饶,“两位。”
我气得瞥了他一眼,“两位。”
“诶,对对对,就是两位。”
陈向东嘿嘿地傻乐。
我话都不想说了,陈向东在我对面位置坐下,“韵韵,怪想你的,今天你往那一坐,我就想起了当年咱两相亲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坐在我对面,哎,要不是因为凌莫凡,咱两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你跟凌莫凡没法比。”
我白了他一眼。
他笑了笑,“我听我一个朋友说,凌莫凡跟他大哥是死对头,他大哥当年跟他闹分家产,全B市都知道了这件事,听说还找人阴凌莫凡。”
陈向东很谨慎地看了看四周,“凌莫凡大哥也是挺阴险的,凌莫凡是私生子,他大哥是养子,凌莫凡大哥估计是怕凌莫凡继承家产后,担心到时候自己分不到家产。
三年前,凌莫凡出差,他大哥在国外找了几个外国佬,绑架了凌莫凡。”
“绑架凌莫凡?”
我眼睛一下瞪大了。
“是啊,你不知道吧,我也是听我上头一个领导说的,凌莫凡大哥这些年没少动手脚,那人投资理财不错,勾结了B市银行行长,把凌氏资金大批转入到自己账户。
公司其他股东知道后,他里应外合,一口咬定是凌莫凡做的,后来因为这事,凌莫凡还被关了两个月。”
陈向东抹了一把脑袋,“韵韵,别看那些人光鲜亮丽的,其实没我们这种普通人过得自在。”
这句话倒是真的。
我在心里叹息,凌辰云的话,或许不能全信。
他们这种豪门家族,内斗肯定是少不了的。
二十分钟后,唐乐乐来了,风风火火。
一看到陈向东,她前一刻还笑得灿烂的脸,就当即变了色,她指着陈向东,一脸嫌弃各种吐槽,连珠带炮言辞犀利。
大概说了五分钟,陈向东厚脸皮也受不了了,夹着那只皮包,悻悻然地离开了咖啡厅。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唐乐乐一屁股坐在我对面,问道。
我如实说了我的情况,并且告诉她我睡了三年,醒来后,什么都记得,偏偏忘记了一切关于凌莫凡的事情。
唐乐乐摸着自己的下巴,频频点头,也有些困惑,“植物人啊,哎,怎么就单单忘记凌总裁呢,我觉得他当年对你还是不错的。”
对我不错?
那肯定是我配合他,他表面功夫也做的不错吧。
我切了一声,“真的假的?”
“对啊,凌总裁私心对你还是不错的,当时你还跟我说你做项目,要不是凌总裁帮你,你那工作估计就黄了。”
她托着下巴,“这两年你家里的事情,凌总裁也帮了不少,我觉得没有你说的那么糟吧。”
我沉默。
“哎,虽然凌总裁是钻石单身男士啊,所有女人都嫁给凌总裁,人家也是啦,不过锦韵,我是绝对不会偏袒他的!”
她义正言辞,拍着胸脯道:“凌总裁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你放心好了!”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丫头,没救了!
晚上我刚到家,手机铃声就响了。
“我在你家楼下,给你十分钟时间,把东西整理好,十五分钟后我上来。”
“不……”我话没说完,电话就被挂了。

                       
上一篇 2022年8月15日 pm9:02
下一篇 2022年8月15日 pm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