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全文浏览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

>

全文浏览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

辽朝著

本文标签:

现代言情《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宁棠安礼,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辽朝”,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道清派最年轻的玄学大师,一次作法被人暗算,穿越到了宁家养女的身上。原主小时候,宁家并不是看她可怜收养,而是高价从一个道士那里把她买回来的。宁娇娇生下来便常常生病,怎么看也不见好,吃遍城中金贵的药,后来遇见一个道士,说命中有邪祟,必须要用正阳人的血来压制才能治好。而原主,便是宁家花钱买来的正阳人,气血热正,阳气锐利,传闻这样的人身体极好,几乎不会得病。...

来源:tjtsjzddi   主角: 宁棠安礼   更新: 2024-02-24 07:22: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是以宁棠安礼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辽朝”,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不是饿,是我在醉仙楼有一桩小生意,今日要办。”自从穿进这具被人喝了十八年血的身体里,她的玄学功力被虚弱困住了十之八成,宁棠就想尽办法寻灵参来恢复自己的身体。淮北没想到妹妹竟然和县里最高档的客栈有生意往来,答应的同时,心中不禁得意,不愧是淮家的血脉。马车到了醉仙楼停下,寸土寸金的宝汇路,这醉仙楼却...

第3章

“哥哥,可以先去一趟醉仙楼吗?”
醉仙楼是整个莱东县最奢华的客栈,既有豪华客房,又有奢侈美味,无论是吃饭还是住宿,都是莱东县最有钱人的选择。
“妹妹是饿了吗?”淮北赶紧问道,“我这就带妹妹去吃饭。”
“不是饿,是我在醉仙楼有一桩小生意,今日要办。”
自从穿进这具被人喝了十八年血的身体里,她的玄学功力被虚弱困住了十之八成,宁棠就想尽办法寻灵参来恢复自己的身体。
淮北没想到妹妹竟然和县里最高档的客栈有生意往来,答应的同时,心中不禁得意,不愧是淮家的血脉。
马车到了醉仙楼停下,寸土寸金的宝汇路,这醉仙楼却延了整整一个街巷那么大。
宁棠让哥哥等自己,一个人进了醉仙楼。
极致奢华的后院是最顶级的包院,这里以假山东西而分,东面宾客衣着华贵,络绎不绝,可西面的门却是虚掩着,冷冷清清。
宁棠敏锐地环顾四周,握紧了她的包袱,如此的情况,便就是这里没错了。
莱东县最德高望重的王道人年事已高,两手颤抖画不了精细的符咒,便用灵参求符,她立马应了这桩“生意”。
掌柜在西院的大厅里背着手来回踱步,正在作法的道人额头密密麻麻全是汗珠。
“青城的大师到了吗?”道人回头问掌柜。
“还没见人影呢。”掌柜一时着急,头晕眼花,只能先坐到了一旁的八仙椅上。
这醉仙楼自从扩建,西院就问题不断,先是失火,后是雷劈,接着便是宾客莫名心慌发烧生病,甚至在西院做事的伙计都会难逃横祸。
眼前是莱东县最好的道术仙师,也只能略略压制,从青市请大师可到了时辰还不见踪迹。
“宁姑娘,你可算是来了。”正作法的王道人一看见宁棠,立马收起木剑,快步迎上,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东西你可带来了?”
宁棠翻开包袱,将那个小本子拿出来,一手捏住上面的一只红线头,轻轻一扯,一条贯穿其中的红线脱落,小本子变成了手掌大的一摞纸。
“给您,保质保量。”
王道人接过,拿起一张往火盆里放。
忽然一阵阴冷的风灌入房间,吹灭了王道人原本要点燃符咒的火。
“让开!别挡道!”一个衣着道袍的女人火急火燎冲进房间,一把将宁棠推到了一边,身后跟着的几个年轻小道友更是如临大敌,纷纷拿出桃木剑列阵。
“这……这气息……那是什么符?!不能乱烧!”女人眉头紧皱,将王道人手里的符咒一把抓了过去,“不是和你们说了吗?!不要乱作法,要等我师父来!”
见状,王道人赶紧上前解释,“没有,只是燃烧符咒略略压制,这脏东西今天忽然活跃得很。”
“废话,若是你们这种道人就能压制,还用得着我师父舟车劳顿来这里?”
女人鄙夷地看了一眼王道人寒酸破旧的道袍,阳光正从窗户洒进来,照得她一身银蟒道袍熠熠生辉,贵气十足。
“是是是,劳烦了,周仙师来了?”掌柜噌的一声站起来,满眼希望。
“我师父他老人家岁数大了,骑不了马,只坐青驴,要两个时辰之后来,所以命我先过来。
你们莱东县是个小地方,没有好道人正常,只管等着就是了,自以为是瞎弄才是最愚蠢的。”
“可是……”年过半百的王道人,看着熄灭的炭盆,一双守护了莱东县多年已满是老茧的手,默然垂下。
“您是周仙师的弟子,我们什么都听您的。您上座,我们等两个时辰就好。”掌柜巴结着,笑脸相迎和女道人说道。
宁棠回头看了一眼被阳光洒满的窗户,语气淡淡提醒道:“等你师父来,这院子连带东院一起,都就废了。”
“什么?!”掌柜一听焦头烂额,房间里的人纷纷看向门口。
只见门口一个年轻姑娘倚靠着门框站着,目光清冷,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质。
她不像寻常姑娘着衣裙,高腰的裤子反而显得她腰细腿长,身姿高挑,高高束起的马尾更显精神和距离感。
“你懂什么?!这东西厉害,必须得等我师父来。”女道人给了她一记白眼。
“一个七魄散了六魄的东西,很厉害?”宁棠冷着眸子语气平静如水。
“你怎么知道?”王道人一愣,他用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作法才参出。
女道人也很惊讶,“你还懂这个?”
“你知道它已经散成个没法聚气的东西,那你肯定也知道这种东西不需要收,只能散。可收容易,散却很难散干净,否则便会反反复复,甚至让它气力大增。”王道人说着。
女孩抬手,食指中指并在自己眼前遮挡看向窗外,通过移动手指来判别阳光的角度。阳光温柔地洒在她身上,给她镀了一层金边。
“没有散干净,只说明时机不对,借力不够,此消彼长更说明符咒不纯粹,让它有隙可逃,有势可仗,才会让它变成阴遮。”
房间里的人一愣,跟着女道人的那些年轻人更是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她竟然不用做法、不用问天、就能知道它是阴遮?”
王道人更是大吃一惊,“你连阴遮都能看出?”
之前有次闹得厉害,王道人硬着头皮在阴雨天连续作法三日,虽然去掉了一部分而暂时压制下,可也导致了它借上了阴气,变成了阴遮。
“知道几个词张开胡说顺便瞎蒙的小丫头片子而已,你们还真聊起来了,”女道人白了一眼,“开口闭口阴遮,你知道阴遮有多少种散法吗?先烧些我准备的符咒压制,等我师父来了再说。”
女道人神情严肃,她带的那些年轻道人立马分头去重新点燃炭盆,按照她说的将麦秆编织的符咒拿出来烧。
门口的宁棠只瞥了一眼,便淡淡说道:“烧这种符咒,你可真是个江湖庸道。” 

小说《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浏览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