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军事历史> 兵贼

>

兵贼

穿马甲的猪著

本文标签:

主角是李海冬俞白眉的精选军事历史《兵贼》,小说作者是“穿马甲的猪”,书中精彩内容是:波澜壮阔的隋唐风云,跌宕起伏的英雄传说,穿越时空的花花公子,争霸天下的雄心壮志。如何在阴谋中掌握权力?如何在乱世里厚黑的生存?如何面对感情纠葛?又如何摆脱杀戮带来的愧疚?一个花花少帅成长为乱世兵贼的演义故事。...

来源:mbsc   主角: 李海冬俞白眉   更新: 2024-04-21 20:45: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兵贼》是网络作者“穿马甲的猪”创作的军事历史,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李海冬俞白眉,详情概述:心念所至,一看李漩,也聚精会神的听着。武安福心想你可知道我对你的情意?正想着,就见李漩飞快的看了柴绍一眼,他心头一凉,顿觉天要塌下来一样,难道李漩真的和柴绍之间有爱慕之情吗?想到李漩不近人情的冷漠,武安福越想身上越寒,赶忙喝了一大口酒。香姑娘歌正唱到悲怆时,武安福思绪被这歌声带动着,心头纷乱。痴痴的...

第三十九章 几回歌舞几回醉

“好!”
香姑娘一曲罢了,众人一起鼓掌。
武安福这还是头一次聚精会神的听了一整首的古曲,惊为天籁。
再看香姑娘,微微一笑,颔首致谢。
本来不甚服气的李颜樱也被香姑娘的声音乐曲惊呆。
李漩本来一直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这时也陶醉了一般,为香姑娘鼓起掌来。
“小女子最拿手的是蒹葭,不知道公子姑娘们可想一闻?”
香姑娘等大家掌声停了,缓缓道。
“当然要听,如此好曲,怎么能不听。
让我先浮一大白。”
李世民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看来是真的来了兴致。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伴着流水一样的琵琶乐曲,香姑娘亮起歌喉唱了起来,声调婉转高亢,入九天下五洋,如泣如诉,武安福被她的声音带入到久远的年代,幻想着自己是个爱慕他人的少年,默默的想念着自己的情人。
心念所至,一看李漩,也聚精会神的听着。
武安福心想你可知道我对你的情意?
正想着,就见李漩飞快的看了柴绍一眼,他心头一凉,顿觉天要塌下来一样,难道李漩真的和柴绍之间有爱慕之情吗?
想到李漩不近人情的冷漠,武安福越想身上越寒,赶忙喝了一大口酒。
香姑娘歌正唱到悲怆时,武安福思绪被这歌声带动着,心头纷乱。
痴痴的打望着李漩,心里还保留着一点点的希望。
香姑娘一曲唱毕,李世民一边击掌叫好,一边叫伙计给香姑娘奉茶。
香姑娘喝了一口,不住道谢。
李世民道:“我听了姑娘的曲,也想唱一曲,还请姑娘伴奏。”
“不知公子要作何曲?”
香姑娘问。
“硕鼠。”
李世民昂然道。
香姑娘一点头,手指一拨,琵琶声再次流淌而出。
李世民站了起来,走到香姑娘身旁,开口唱道:“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李世民虽然年纪尚轻,可是声音雄厚,底气很足,这一路唱来,居然有板有眼,他一唱完,大家一起鼓掌。
柴绍道:“二弟的歌喉,两年未闻,雄浑不少。”
“小弟哪能及的上大哥的天生好嗓子,大哥来歌一曲。”
李世民道。
柴绍看来也是此中好手,也不推辞,长身而起。
香姑娘这时道:“公子可是要歌关雎?”
柴绍脸一红,也不知道是酒喝的多了些还是香姑娘这话里露出的的亲密来。
香姑娘也不等柴绍回答,手指一抚,乐声再起。
“关关雎鸠,在河之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柴绍果然文武全才六艺精通,他的歌声又比李世民更进一步,启承婉转,天衣无缝,恐怕比起香姑娘也不虞多让。
这一曲唱完,众人又是一通鼓掌,尤其李颜樱,似乎根本不在乎柴绍和香姑娘之间的默契,恐怕是已被这歌声唱的醉了过去。
这也难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心仪的男子的几句甜言蜜语便能灌醉,何况是听了这样缠绵的情歌呢。
李漩也轻轻鼓了几下掌,脸上露出红晕,武安福知道那不是喝酒喝的,心中几乎绝望。
当初他有信心挑战罗成,那是以为李漩对罗成并无太多的情意,可如今一幕明显李漩对柴绍有意。
这柴绍品貌文才武艺身世无一不好,自己又怎么比得了呢。
武安福越想越自惨形秽,又干了一杯。
“我也要唱!”
柴绍一唱完,李颜樱也要唱,她不过十六岁,童声尚未脱去,声音略显锐利,却也唱的不赖,照例是一通掌声。
李颜樱唱完了,偷看了柴绍一眼。
武安福心想这个笨丫头,大概是见到柴绍和香姑娘的琴瑟和谐,也想卖弄自己的歌喉,却不知道以己之短来抵挡她人之长,如何能够成功。
若是李漩,一定不会这么做。
果然众人叫李漩唱时她推脱嗓子不舒服。
李世民也不勉强她,不怀好意的看向武安福道:“三弟,我们都唱了,该你了吧?”
“啊?”
武安福一惊。
这可如何是好,自己哪会唱这些古代的曲子啊。
“是呀,三弟要唱一个。”
柴绍也帮腔道。
甚至李颜樱也说:“我都唱了,你也要唱。”
李漩一副好奇的模样看着武安福,看来也希望他唱一曲。
武安福犹豫间忽然想起首歌来。
便道:“这曲子恐怕香姑娘不会弹,我就清唱一曲,献丑了。”
武安福还没等开唱,香姑娘忽然冷冷的来了一句:“公子看来是瞧不起小女子了。
小女子卖唱这许多年来,还没有遇到过客人唱的曲子我弹不出来的呢。”
说罢眉头一颦,居然也风情万种。
“这……”武安福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难道说这曲词乃是数百年以后的人所作,如今的年代根本未曾有过吗。
“三弟,香姑娘不但歌喉宛转,还精通各门音律,我也都甘拜下风,你的曲子不妨说出来听听。”
柴绍也在一旁帮腔。
武安福知道解释无用还是来点实际的好。
于是一摆手道:“你们且听我唱一句,如果香姑娘果然会的话,再弹也不迟。”
说完也不等他们答应,便开口唱了起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若是说起古代的诗词,武安福是一窍不通,不过他记得这首三国演义主题曲,从前很喜欢唱,总觉得有说不尽的英雄气概在里面。
刚才思来想去的也没有什么歌可唱,就盗了一下版。
这一唱开,世民五人的神情立刻就变了。
李世民和柴绍聚精会神的听着歌,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叩着,和着曲调。
香姑娘也从一脸的不高兴转成肃然起敬,甚至连一直对唱歌喝酒不太感冒对柴绍之外的其他人根本不放在眼里的李颜樱也很认真的听起歌来。
旁人的反应武安福并不在乎,只是一边唱一边偷看李漩,见她一脸的惊奇,被歌曲吸引着,武安福觉得自己扳回一城,心里略微有些安慰。
一曲唱罢,众人先是安静了一静,一起叫起好来。
香姑娘也一边频频点头一边崇拜的看着他。
“三弟,你这词曲太好了。
真是道尽了英雄寂寞,岁月悲欢。
不知道是哪个高人所作?”
李世民听的是神采飞扬,倒了满满的一杯酒递给武安福。
“是当年跟随一位世外高人习武的时候学的,应该是他所作。”
编瞎话是武安福的第一绝技,信口胡说侃侃而谈,不露一丝破绽。
“尊师不愧是高人,看透了人间的兴衰荣辱,真让人佩服啊。”
柴绍也称赞道,看他的表情也在悠然神往中。
“如此好词,当再浮一大白!”
李世民举起杯来,三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刚刚喝完,就听到琵琶声起,武安福一回头,香姑娘正若有所思的缓缓的抚着琴,乐音初时犹疑不决,渐渐流畅起来。
武安福仔细一听,这曲调和电视里三国演义主题曲的曲调十分类似,除了有几个音含糊一些,大体上竟然如出一辙。
这香姑娘看来是听了自己刚才唱歌的音调,记在脑海里,又谱成曲子。
武安福想通这点不禁佩服起这个风尘女子来,以她这样对音乐的绝顶的领悟力,如果生在未来年代,一定是万千人追捧的才女歌手。
可惜她早生了一千几百年,只好流落在这酒楼之上,为他人弹琴唱歌过活。
曲子不长,香姑娘很快就弹完了,曲音一落大家轰然叫好。
武安福倒上一杯酒走到香姑娘面前道:“姑娘真乃神人也,才听了一遍的歌,就能创出这样的曲子来。
真是佩服佩服,这杯酒,我敬姑娘。”
香姑娘看来也是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微微笑笑,接过酒去,一饮而尽。
然后道:“不知道公子对这曲可满意否?”
“当然满意。”
武安福已经被香姑娘的音乐天才震住了,此时再看香姑娘时,觉得她那种成熟的味道真不是李颜樱这样的小丫头所能比拟的,跟李漩也恰好是两种风格,一个淡雅清新,一个成熟妩媚。
“既然如此,不如公子再唱一遍,小女子为公子伴奏,如何?”
香姑娘问道。
武安福心里明白她还对方才自己说她不会这曲子的事情耿耿于怀。
不过武安福本来也想和她合作这一曲,这提议倒也正中他的下怀。
香姑娘得到武安福的同意,略一准备,指头灵动的在琵琶弦上翻滚起来,这一曲的精华不在婉转腾挪,而在于雄浑慷慨的金石之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难以想象一个柔弱女子能弹出这样激昂的乐曲来。
武安福被这曲子打动,胸中热血澎湃的想着将要如何打下这多矫的江山,开口就唱,他一边唱着一边想着对李漩的情意,想着上辈子和狄龙在一起的快意恩仇,想着北平府的众部下,一时心里豪气万千,歌声慷慨悲凉,声透重楼。
一曲唱罢,众人击节叫好,尤其李漩,看着武安福的眼里神色千回百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番折腾,日头已经向西去了。
大家又喝了几杯酒听香姑娘唱了几回歌,看看日头,也该回去了。
李世民去付帐,柴绍监督伙计们把买的东西装回马匹。
武安福和李漩落在后面,慢慢的往楼下去。
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有人叫。
一回头正是香姑娘。

小说《兵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