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精品推介

>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精品推介

一颗小白杨著

本文标签:

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是作者“一颗小白杨”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沈矜谢清淮,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我与他相爱了六年。婚礼那天,男友却缺席了。为了去接回国抢婚的初恋,我被一个人抛在了空荡荡的婚礼台上。被抢婚当晚,男友的好兄弟找上了门。“我不是什么好人,你缺钱的话可以找我。”我笑着婉拒了。后来奶奶病危,我又找上了他,“能给多少?”……...

来源:yylrsj   主角: 沈矜谢清淮   更新: 2024-05-26 10:12: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沈矜谢清淮,《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我知道了,凌姐。”这件裙子是谢清淮拿给她的,她没有选择余地。她跟着凌姐一块进了瀚海大厦。沈矜心中思索着今天晚上要不要回去拿衣服...

第18章


凌姐凝了一眼副驾驶迟迟不动的人,眉心皱起:“如果没心思上班,我建议你趁早回家。”

她下车关上了车门。

沈矜懊恼地掐了一把大腿。

她居然因为这种事走神了。

下车后,沈矜快步跟上凌姐的脚步:“对不起凌姐,我第一次来见客户所以紧张。”

凌姐停下脚步,脸上表情更加严肃。

“我不想听道歉这种话。”她上下打量一眼沈矜,“下次见客户不要穿这么艳丽的颜色。”

沈矜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红裙子。

这颜色好像是太显眼了。

“我知道了,凌姐。”这件裙子是谢清淮拿给她的,她没有选择余地。

她跟着凌姐一块进了瀚海大厦。

沈矜心中思索着今天晚上要不要回去拿衣服。

总在谢清淮的衣帽间拿衣服怪怪的。

在一楼凌姐跟前台报了公司名字,前台确认后引着两人上了电梯。

前台在看到沈矜时,眼底闪过惊讶,不过很快又浮起了对她的同情,沈矜以前常来瀚海给谢清淮送饭。

她在这里做了四年的前台自然认识沈矜。

不过沈矜低着头。

她心中也猜到沈矜肯定不愿意提起过去,便假装不认识。

电梯里,沈矜站在凌姐侧后方。

天域广告不是什么大公司,即便是跟瀚海有合作,也不可能会跟谢清淮谈。

想到这里,她才缓缓放下心。

“叮~”

电梯门打开,沈矜跟着凌姐一块到了会议室。

秘书让拿了茶水过来,说人一会儿就到。

“沈小姐。”

秘书将玫瑰花茶放在沈矜前面,沈矜抿唇笑着说了声:“谢谢。”

她心里有点疑惑。

Ann是秘书室的,怎么会来三十六楼了?

被降职了?

凌姐抬眸扫了眼沈矜杯中的玫瑰花茶,又看眼自己杯中的绿茶,看向沈矜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

两人坐了一会儿,有人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他侧身站在一旁。

蓝色竖条纹西装的男人踩着定制手工皮鞋走了进来。

沈矜手一抖,险些打翻桌上的茶水。

她没想到她点这么背。

偌大个瀚海,小项目都需要谢清淮亲自出面了?

很快她就知道了这项目说小也小,说大也很大,因为主要是给谢清淮跟阮昭苒洗白的......

是关于抢婚那件事的。

一个月前有人发了条帖子。

那条帖子对沈矜的处境表示了同情。

认为谢清淮跟阮昭苒此行为无疑是渣男贱女,明明一张机票就能解决的事,非要在婚礼让别人出丑。

抢婚虽有戏剧性,大家喜欢看这样的真爱游戏。

但若到了现实中。

尤其是成了台上的新娘时,肯定会有很大的阴影。

这条帖子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

但当时铺天盖地都在祝福这对时隔六年破镜重圆的金童玉女,甚至还引起了一阵“复合潮”。

多数观众都将自己带入了主角。

没人带入到被抢婚的视角。

直到前几天发生了一模一样的事件,新娘自杀。

新娘家人在网上发了抢婚始末,这件事的热度将阮昭苒抢婚事件又带了出来,连带着这篇帖子大火。

这件事舆论很大,影响到了股价,对瀚海形象也有损。

瀚海所有产业中,母婴一直是比较重要的一块。

那些妈妈群体对这件事反应很大,对他们接下来的新品上市可能会造成比较大的冲击。

所以需要在新品上市之前把舆论压下去。

“如果这次合作顺利,新品也可以考虑交由你们来做。”

谢清淮十指交叉,唇角浮起浅浅的弧度。

他的视线一直在沈矜身上。

从前没看她穿过这样鲜亮的颜色,今日一见,倒别有风味。

“谢总,您放心。”凌姐抿出一个职业的弧度,“方案会尽快做完发给你。”

谢清淮缓缓抬起手指,指向沈矜:“让她做。”

凌姐微愣。

她偏头看了眼身旁的人:“谢总,她才刚入职......”

谢清淮指尖轻点在那枚去年生日沈矜送的袖口上,声线清润:“都有第一次的。”

凌姐扯唇:“是,谢总说的没错。”

瀚海是他们大客户,即便凌姐心里不舒服,也不敢当面得罪了谢清淮。

-

凌姐被谢清淮的助理送走后,会议室里只剩下沈矜跟谢清淮两人。

对面的男人缓缓起身,朝她这边走来。

沈矜下意识站起来:“谢......谢总,有什么问题您跟我说就是了。”真不用往她这边走。

而且谢清淮那眼神她太熟悉了。

“夏夏,这才一个月怎么到你嘴里我就变谢总了?”

谢清淮在沈矜身旁停下。

他姿态优雅地抱臂,说话时,往她这边俯身,温热的呼吸拍打在她脸上,沈矜吓得后退了一步。

她身形不稳,撞到椅子上,险些跌倒。

一只大手稳稳扶在她腰间。

谢清淮手往回一收,柔软的身体立刻入怀,淡淡的玫瑰花香钻进鼻尖,心底压了许久的渴望像是火山爆发,喷涌而出。

那盈盈一握的细腰让他爱不释手。

谢清淮心中更加确定了要将她养在外面的念头。

“你放开我!”

细腰上熟悉的触感让沈矜不可置信瞪大眼睛,他都跟她分手了,居然还对着她耍流氓?!

出去玩的这一个月阮昭苒难道还没满足他?

沈矜一张脸气得通红。

她用力去掰腰间那只手。

“夏夏,我不喜欢你这样不乖的样子。”

男人指腹极具挑逗地摩挲着女人的菱唇,指腹沾上蜜桃茶色的口红,最终手指落在下巴上。

“想我了吗?”

他低头,想要吻上那张出现在梦里无数次的唇。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碰到,沈矜已经偏了脸。

谢清淮覆在沈矜下巴上的手指蓦地收紧,眼底的温柔里裂出几分冷意:“夏夏,今天早上你挂我电话让我很不开心。”

沈矜真是被谢清淮这不要脸的行径逗笑了。

他到底如何能做到在婚礼现场丢下她后再若无其事的跟她调情,还想要亲吻她?

不过也是。

那场婚礼本来就是他就不是诚心的。

不过是为了逼阮昭苒回来。

想来在谢清淮心里,从始至终只把她当成一个用的趁手的床伴。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精品推介》资讯列表: